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楚怀王 > 第一千零一百零二章 匡章死
听书 - 大楚怀王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
确定
取消

第一千零一百零二章 匡章死

大楚怀王 | 作者:腊月青梅子| 2019-12-02 06:40 | TXT下载 | ZIP下载

    稍后,令尹昭雎也看完了新法,且在看完后,惊异的看了屈原一眼。他早就知道屈原在起草律法上有过人天赋,从三十年开始,弱冠之龄的屈原入朝后不久,朝中的法律就基本上都是屈原起草的。

    现在他看完新法,发现屈原果然名不虚传,这部新法他看了一遍,竟没有找到任何疏漏之处。

    或许,新法也就只有在日后的实施过程中,才会碰到问题吧。

    想着,昭雎同样也闭目养神起来。

    不久,熊槐见群臣全都放下竹简,便开口问道:“诸卿,如何,新法可有问题,卿等可有补充?”

    群臣闻言沉默了一下,然后昭雎率先开口道:“大王,新法已经完备,臣以为可行。”

    昭雎话音一落,工尹已齿立即附和道:“大王,臣以为可行!”

    接着,新法派立即跟进。

    而后,其他心中不愿的人,只能默默不语。

    顿了顿,熊槐见群臣全都没有反对后,便开口道:“既然诸卿无异议,那么三日后就正是向国中各县公布新法吧。”

    说罢,熊槐立即看向昭雎道:“令尹,新法事关重大,卿稍后传令给各地县尹,让县尹调用全县的力量宣传新法,要各县做到每乡每村都张贴布告,宣读新法。

    还有,各县要做好稳定工作,不可出现动乱。若是地方出现动乱,轻则训斥,重则免职。”

    昭雎应道:“唯,请大王放心。”

    接着,熊槐又看向陈轸道:“刺史令,让各地刺史立即深入地方宣传新法。”

    “唯。”

    而后,熊槐又对屈原道:“左徒,新法传抄事宜立即展开,三日后,寡人下诏之后,寡人要给每县以及所有有封地的封君诸侯都送去一份新法。”

    “请大王放心,臣必不敢懈怠。”

    最后,熊槐吩咐道:“至于其他人,接下来的工作全都要以新法为中心,为新法服务。若是寡人发现有人暗中阻挠,休怪寡人不讲情面,一定发现一个处置一个。”

    群臣听到这,视线立即若有若无的向陈轸飘去,若是有人告密,那一定是他了。

    此时,熊槐摆了摆手:“就这样吧,诸卿退下吧。”

    “臣等告退。”

    群臣离去后不久,陈轸又折返回来。

    熊槐见陈轸来,并没有意外之色,而是问道:“情况如何?”

    陈轸应着:“回大王,探子来报,今日退朝后,群臣议论纷纷,虽对大王决议变法多有微词,但是却没有发生聚众商讨反对。

    至于封君那边,江汉的封君大都独自待在宾馆中,而江淮封君那边,却是聚集在曲阳君那里,打着聚会的旗号,行商讨反抗变法一事。”

    熊槐好奇的问道:“那他们商讨出办法了吗?”

    陈轸摇了摇头:“不曾,据内应来报,虽然封君有心反抗,但是面对大王的大势,所有人都束手无策。”

    熊槐笑着摇头道:“这就言过其实,各地封君中也不乏能人,要说有人没有办法,这话寡人信,若是说所有的封君都毫无办法,那寡人却是万万不信的。

    或许他们也知道,寡人这一次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跟他们抢夺人口,在动他们的利益。但是,他们同样也知道,他们之中也未必没有赞同新法的人,也未必没有心向寡人的人,连屈氏这个楚国最大的贵族,也都倒向新法了,地方上封君贵族中出现几个又有什么奇怪的呢?

    所以,寡人猜他们一定是担心消息走漏,会让寡人提前有了准备,所以才秘而不宣,悄悄在自己封地准备应对寡人的抢夺。”

    陈轸闻言立即拱手赞道:“大王英明!”

    顿了顿,陈轸有笑着禀报道:“大王,齐国那边传来一个好消息,齐将匡章在半月前病逝,齐将声子正式接替匡章成为齐国主将。”

    熊槐闻言精神一振,大喜道:“匡章这个家伙终于死了,匡章一死,寡人在淮南的压力顿时就少了一半啊!”

    说着,熊槐连连对上天拱手行礼道:“真是上天庇护寡人啊,在寡人变法的前夕,国内国外的好消息全都集中涌现,这是上天向寡人昭示,寡人变法必成,楚国必兴啊。”

    陈轸闻言,眼中立即浮现莫名神采,同时也在心中暗暗惊讶。

    短短数月间,楚国的形式就从内忧外患的生死存亡关头,彻底扭转过来,内外形势一片大好。

    莫非真的是上天庇护大王!

    想着,陈轸低头看见自己腰间的四色石,瞬间全身一热,接着便感到身体充满了活力。

    此时,熊槐压下心中的喜悦后,又问道:“陈卿,齐将田甲如何,匡章死后他是否又高升了一步。”

    陈轸一听,立即便知道楚王的意思。

    田甲此人虽然已经被楚军俘虏了两次,但是,毫无疑问的是,在田氏青黄不接的后,此时的田甲依然还是田氏之中首屈一指的将领。

    而齐国那边的军权,一般都是由田氏掌握,所以,匡章死后田甲在齐国的地位更进一步,这是理所当然的。

    只是

    陈轸摇头道:“大王,田甲被我们放回齐国后,遭到齐王的训斥,说他连续两次被我们楚国俘虏,让田氏甚至齐国蒙羞了。

    所以,这次匡章去世后,田甲并没有成为齐**方的第二人,而是与原本的声子副将触子同列。

    甚至,在掌握的军队上,守卫临淄的田甲,跟手握重兵坐镇历下的触子想比,在声势上也不如触子远矣。”

    “哦!”熊槐听到田甲的不幸遭遇后,心中的喜意更盛了。

    若是齐王将国中军队交给能力平平的田甲,那他会很高兴。可是,现在能力不足的田甲遭到齐王的贬斥,换上更有能力的声子触子,这样他心中更高兴。

    原本他就看出了胸怀大志的齐王,正与尾大不掉的田氏相疏离。只是之前有田文和匡章在,这种趋势还不明显。

    但现在匡章一死,一直掌握齐**权的田氏,在军方的最高将领,竟然勉强与他人并列第二,这是何等的窝囊!

    显然,齐王与田氏宗亲的疏离就更明显。

    或许,只要搞掉田文这个齐相,那齐王与田氏就会出现正常人都会看到的隔离。

    只是如何搞掉田文呢,熊槐陷入了沉思。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