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明元辅 > 第103章 全面攻势
听书 - 大明元辅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103章 全面攻势

大明元辅 | 作者:云无风| 2020-09-15 00:17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高务实所部明军在伊克锡巴尔停留了整整四日,看起来很不符合速战速决的预定计划,但在高务实看来,这是必要的举动。

就在这短短的四天之内,台噶勒准根哈屯日夜兼程从伊金霍洛赶到了此处,并在高务实、脱脱、伊勒都齐三方的“推举”之下宣布暂代博硕克图济农摄政鄂尔多斯部。

当然,理论上来说高务实和脱脱其实都不算是“推举”,这个过程最正经的表述应该是先由伊勒都齐初步向顺义王使节脱脱推举台噶勒准根哈屯代行摄政,然后脱脱代表顺义王把汉那吉认可,并转呈代表大明的兵部左侍郎兼七镇经略、提督西北军务高务实,最后由高务实表示认可并上呈皇帝,请求皇帝最终批准。

皇帝肯定拥有最终决断权,这是毫无疑问的,不过高务实此来,圣旨里明确说了给他便宜行事之权,所以上奏皇帝本身也只是补一道手续,在高务实同意的那一刻起,台噶勒准根哈屯便是名副其实的鄂尔多斯部摄政哈屯了——相当于大明这边的太后摄政。

蒙古人的摄政哈屯(或皇后)是可以领兵作战的,一如达延汗那位大他二十五岁的妻子满都海一样。当初由于达延汗年纪幼小,满都海出征时甚至把他装在一个箭囊里挎在身上保护。

满都海首次征讨卫拉特的战绩在《蒙古博尔济吉特族谱》中记载如下:“满都海赛音哈吞亲统骑兵,使克式克滕部之阿来通开道,至特思布尔都之地,与威勒特战,大胜之,服其四万威勒特。下令威勒特国士将:嗣后,房舍不得称殿宇,冠缨长不得过四指,居常许跪不许坐,食肉许啮不许割,改“乌苏克”(酸奶)之名为“扎格”。其部众以食肉用刀跪请,许之,余悉如今。威勒特至今犹奉行焉。”威勒特就是卫特拉。

由此可见摄政的哈屯和大汗的权力并无二致,领兵作战也完全合情合理,蒙古人对此习以为常,并不会有任何排斥。再加上台噶勒准根哈屯在博硕克图“亲政”以前本就担任过好些年的摄政,因此这件事进行得顺顺利利,高务实也和她谈好了鄂尔多斯部的赎罪条件。

四日之后,大军启程。

此时的高务实大军正式超过十万人,只不过其中明军本部尚不到总数的一半,更多的居然是蒙古骑兵。哱拜苦心积虑经营打造的塞上后路,已经摇身一变成了塞上绝路。

或许是由于河套复定,或许是为了堵死哱拜,或许还有什么其他的原因,总之高务实依旧没有南下进入延绥巡抚辖区,而是趋兵向西,先收复了至关重要的花马池地区,重新将盐池控制在手。

这时候高务实收到李如松的禀报,李如松本部行军甚速,已经在两日之前过了庆阳,正在按计划增援固原。他来报的主要目的是请示高务实,他这支军队到了固原后的作战任务是什么。

李如松顺便还报告了一个颇为惊人的消息:京华商社在宁夏城内的部下救出了被哱拜囚禁的前宁夏巡抚梁问孟!同时,此前曾经在家乡宁夏中卫组织抵抗哱拜乱党的周哲父子也在京华商社的协助下逃到固原。

李如松为此请示:一是应该如何对待梁问孟,二是是否需要给周氏父子上疏请赏。

按照正常来讲,在当前态势下李如松所部最合适的战法应该是配合高务实本部的西进而北上,双方分进合击,包围宁夏。

然而高务实的胃口显然更大,他给李如松的回信是命令后者在固原周围耀武扬威一日,然后趁夜出城,直驱兰州,预备下一阶段的作战任务。

与此同时,高务实还非常大方地把自己已经调至固原的曹淦所部三千骑丁划归李如松指挥。

至于梁问孟和周哲父子的事,前者是个意外之喜——当然,是不是真的“喜”暂时还不好说,因为他虽然没有投敌,保持了身为文臣的忠贞,可激起宁夏之变这个罪名却不好洗脱,连高务实也不敢为此定性,只能让李如松代他将梁问孟暂时“留在固原将养”,实际上也就是先软禁起来。而高务实本人则立刻上疏,向朝廷禀明此事,同时略微露了些自己的口风。

周哲父子的事倒是比较简单,高务实二话不说就上疏为他们请赏,并且还在奏疏中提议,可以留他们二人暂于军中效力,俟宁夏告定之后再行论功,“或可委以府县之任”。

周哲本人只是个举人,他儿子周邦更不过是个生员罢了,现在却有机会在战后充当知府,亦或者最低也是个县令,着实是意外之喜。

高务实此举本有延续高拱昔日在吏部的改革思路,即重用举人,同时更直接的则是用这种宁夏的士绅名流安抚地方,为战后消弭隐患打下“人和”的基础。

安排完李如松所部的任务,高务实又给同样是送信前来问明行止的甘肃巡抚及总兵回了信,让他们不必急于反攻,安心守好庄浪卫这个最后的通道即可。

在花马池修整一日,明军调拨了一批粮草分发给三路蒙古骑兵,同时补充了一次火药弹丸等军资,而三路蒙古骑兵则在花马池草场好好喂了一天马,恢复一下马力。

次日,各军准备完毕,不再集结一处,在高务实的授命之下,向着宁夏分路出击。

北路方面,由宁夏副总兵萧如薰任主将,麻贵派去协助他的大同西路参将马孔英为副,合兵五千回师平虏城。而鄂尔多斯部摄政台噶勒准根哈屯领兵三万,作为萧如薰所部的策应力量,按计划用于困死土文秀部,不使其有北上逃亡草原之机会。

南路即高务实本部,所部恢复了此前的状态,以高家家丁护卫队、京营一部和麻贵所部为主,一路由花马池向西,直逼宁夏。由于麻贵所部被分出三千人,此时高务实南路本部主力约为三万五千上下。不过,延绥游击姜显谟、榆林游击俞尚德等延绥镇兵已经在向高务实本部接近,届时各军汇聚,高务实本部依然可以超过四万大军,或许能达到四万五千之数。

而兵力最为庞大、机动能力最强的,则是由脱脱、伊勒都齐合兵一处的土默特-鄂尔多斯联军,不过这支军队虽强,足有五万铁骑,但却并不适合用于攻打宁夏,因此被高务实用于奔袭正在攻打庄浪卫的火落赤、著力兔兄弟所部。

花马池已经是长城以南,所以这支联合骑兵也不必绕道,在高务实给于的关防之下,他们只需要一路向着西南方向狂奔而去就行了。同时高务实也派出了信使,下令各地衙门沿途提供军粮补充,但考虑到西北这边目前明蒙关系相对紧张,与山西宣大远不能比,因此他也允许各地不开城门,仅在城外“劳军”。

从高务实自大同出兵开始算,迄今尚且只有半个月,大明朝廷即已经度过了叛乱刚爆发时的混乱,开始全面卷入反攻。

除了高务实、李如松这两路援军之外,固原总兵李昫奉命谨守固原,但在高务实本部自宁夏后卫(花马池附近)逼近灵州之后,他就要出兵北上韦州,若能夺取韦州自然最好,即便不能,也要让韦州叛军无法回援宁夏或者灵州。

另外,甘肃方面有总兵刘承嗣,川北方面有总兵董一奎等都在积极调兵,或是固守甘肃要地通道,或是北出河洮堵住火落赤兄弟归途,总之四面八方已经通通行动起来。

以高务实如今的身份、威望提督西北军务,而且还带着尚方剑,下头这些总兵参将之流,根本没有谁敢把自己的脑袋不当回事。毕竟双方地位和圣眷的差距太大太大了,说句不好听的话,此时的高务实若要杀他们,和踩死一只蚂蚁的区别实在不大。

如果把这些军队全部算进来,此时西北方向光是参与作战的军队,总数估计已经要接近二十万了。规模是够了,气势也很足,但其面临的困难只有高务实自己心里清楚。

军饷其实已经几乎见底,高务实手头还捏着的银子只剩五万两左右,剩下的部分要么拿去给诸军补发军饷,要么用于购买粮草分送各部,还有一部分则类似于“开拔银”,赐给了各将领用于给家丁们鼓劲。

而这还不是全部花费,实际上因为高务实的命令,许多尚在明军手中的地区都在调集物资和银两,这些物资和银两全是地方上的,高务实几乎是纯粹靠着上官的威严和在实学派内部的面子来调动它们,别说将来会不会扯皮了,就算这些东西够不够都很难说。

毕竟这些钱财物资在某种程度上相当于地方小金库,而小金库这种玩意,各地所拥有的数目是完全没准的,有的多一点,有的少一点,有的甚至少得几乎等于没有。这其中也还有很多的平衡工作需要高务实去做——比如出钱的多的地方肯定不满意,高务实就需要用各种手段去安抚,偶尔甚至还要强压,当然更多的是软硬兼施。

战争这种事,从来都不仅仅只是打仗那么简单,背后的工作很多时候比前线打得如何还更加要紧。这就好比刘邦身后有萧何,所以他哪怕打输了那么多次,也总能卷土重来,而项羽背后没有了亚父范增之后,就几乎是根本败不起了。

余者先不去说,且说高务实本部主力从花马池出兵,三日后即抵达灵州外围,对这个“宁夏南门”虎视眈眈。

灵州城中的兵力并不充裕,只有两千人,守将正是哱承恩。

不过,这个不充裕只是相对于高务实现在的四万余大军而言,其实就在宁夏之变以前,灵州城的守军还不到两千呢,只有大概一千五六百人左右,现在已经是哱拜加强了城防的体现了。

灵州这地方,古往今来一直都是兵家必争之地,发生过的战争简直数不胜数。不过时间到了大明这会儿,灵州城本身却算不得多么雄伟,哱承恩两千兵力守灵州,本来也还挺正常,不至于显得城防不修的样子。

然而这一切是建立在过去的城防形势下的,过去什么形势?灵州的主要任务是防备蒙古人,而蒙古人的特点是几乎只有骑兵,并没有多么强大的攻城能力。

现在的情况就大不相同了,高务实本部几乎全是步兵,虽然其中很多人都是骑马来的,但他们实际上是“骑马步兵”,这些人无论守城还是攻城,无疑都远不是蒙古人能比的。

最让哱承恩心惊胆战的是,他的探马告诉他,高务实这支大军不仅“绵延十余里”,而且带着“大将军百余”——这个说的不是将领百余人,是指大型火炮百余门。确切的说,是一号炮和二号炮超过百门的意思。

当然这些叛军探马的话其实夸大了,高务实因为要速战,所携带的重型火炮并不多,一号炮其实根本没有,二号炮实际上也只有三十余门,反倒是三号炮挺多,高达八十四门。

不过由于高务实所部有精锐的麻家达兵充当探马,叛军探马并不敢深入窥探,只能远远看上一眼,因此瞧走了眼,把所有的火炮都当成重型火炮看待了——此时大多数人对待火炮的态度并不怎么科学,都以为这东西就是越大越好,水平和原历史上的袁崇焕差不多。至于运输难度、是否合用之类,他们一般是不考虑的。

得到错误情报的哱承恩也吓得够呛,他也是蒙古人,只不过从小在宁夏长大而已,在他的心目中,火炮这玩意在外头野战并不好使——对手是蒙古人嘛,人家平时当然不肯顶着火炮的轰击和明军打野战,他们通常是迂回骚扰慢慢打,欺负明军火炮调转不及。

但哱承恩却知道火炮这东西攻城的厉害,虽然这年头都是实心弹,可由于西北这边的城墙除了宁夏城之外,大部分并不是高大巍峨的青石砖墙,而大多都是夯土筑成。巨大的实心弹砸过去,只要某个地方被连续命中两发,这附近的墙面非裂开不可,再继续轰着轰着,城墙轰塌几乎铁板钉钉,只是个时间问题。

高务实手头有“大将军百余”,按照哱承恩的理解,只要高务实舍得钱,说不定一天就能轰塌灵州城的城墙,然后就是四万对两千……

这怎么打?

----------

感谢书友“曹面子”的打赏支持,谢谢!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