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帝国远征 > 第二卷 铜器时代 两年
听书 - 帝国远征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
确定
取消

第二卷 铜器时代 两年

帝国远征 | 作者:百里玺| 2019-10-10 05:48 | TXT下载 | ZIP下载

    民国十年初春。wwwCn书友整_理*提~供

    北方的春天总是来得很晚,虽是立春早过,天气却迟迟没有转暖的迹象。好在一向少雨,空气干燥,没有南方那种湿湿嗒嗒的yin冷,日子倒还不算难熬。

    时间在不知不觉间过去,离着林平、林墨言离开,偶遇冷清秋已过去了近两年。两年的时间,说长不长,却已能让许多东西产生变化。

    林老夫人时时派人来接秀珠,秀珠心里对着她的亲近也是喜欢的,只当自己多了个奶奶孝顺,平日里自然是愈加尽心尽力。林老夫人年老成精,哪里会看不出来旁人到底是虚情还是假意,见秀珠如此,更是喜爱了几分。再加上林平、林墨言的离开,秀珠的陪伴变得更加重要,如此一来,林家两老对着秀珠早已当成真正的孙辈疼爱。

    从林老夫人的闲谈中,秀珠得知林平是去了上海,林墨言则是去了**。回想起初时见着林墨言时,他与那些黑衣人说话时所用的语种,秀珠心底犹有疑惑,却也没有刻意询问打听。她下意识地觉得,若是自己问出口了,跟着林墨言的牵扯难免过深。这却不是她现在想要的。

    金栓在那一场局势的动荡中趁势而起,一系列柔中带刚的手段下去,短短时间内便站稳脚跟,一时风光无两,连带着金家也是如日中天,金粉世家之名渐渐名副其实。白雄起早早跟在金栓手下,说是他当选的第一功臣都不为过,自然是得到了极大的好处,在金栓之后把持了财务部,权势大涨。

    蔡嫣然的父亲果真在不久后调入外交部,派驻英国,蔡嫣然一家子都离开了。多年的三人行一下子少了一人,又是在通讯远没有现代达的民国,倒是让秀珠与宋语彤很长一段时间都不适应。幸好信息并非完全不流通,偶尔还是能够收到蔡嫣然的信件,总算还不是杳无音讯。

    近两年来,除了宋语彤、蔡嫣然两人,秀珠也认识不少同龄人,但不知是因着年岁渐长,还是白家财势愈惊人,与那些人相交,总多了些其他东西,不如跟着宋蔡两人真心单纯。当然,秀珠不是那偏激之人,该交好的她还是会交好,只在心底留一线罢了。

    算算时间,若是放在现代,她该是那处于水深火热中的高三生了。因着早已决定了之后去**留学,秀珠跟着白雄起夫妇商量过,也是理所当然地忙了起来。她早先并未想到过,年代的差异造成了许多不同。放在现代,她要去**留学,可说是一件较为容易的事,但放在这时,一个女学生要出国留学,却并非那么轻松了。

    **大部分的大学,这时候都是不收女学生的,有那么几所收的,名额也极其有限,秀珠想要去,其中的竞争却是异常激烈的。当然,这些秀珠早有心理准备,贝满女中的校长前一段时间找她谈过了,她自己也有了些决定。

    这一日午后,下了学之后天色还早,宋语彤跟着秀珠说先不回家,去附近的园子里坐坐聊聊。秀珠想着虽是与宋语彤同班,倒是确实有一段时间没有坐下来说说话了,便点头答应了下来。

    贝满女中不远的地方,修有一个不大不小的花园。里面茂林修竹、亭台楼阁、假山流水一应俱全,这附近学校的学生闲暇时常常过去相聚,热闹得很。这时候空气中虽是还有些寒意,那些花草树木却是早早感受到了春天的气息,一丝一缕的绿色煞是抢眼,粼粼的水波上,似乎都带上了点点绿意。

    寻了一个临水而建的小亭子,秀珠与宋语彤相对着在石桌旁坐了下来。一坐下来,宋语彤便毫无形象的伸了个懒腰,整个人半趴在石桌上,长长地叹息了一声,“嫣然那个丫头,已是有三个多月没有写信来了,不知她在做些什么。”

    秀珠倒是不在意,微微一笑道,“上一封信来,不是说参加了一个什么社团,再加上那边也到了开学的时候,想是没有空吧。”

    蔡嫣然给秀珠、宋语彤有限的几封信里,都是说些去了英国之后的生活趣事,有时候也说些学校与同学的事儿,又开玩笑地说比不上在国内,想念秀珠两人等等。知道蔡嫣然逐渐适应了那里的生活,过得平安开心,秀珠两人自然是放心的,像宋语彤方才这般的抱怨,不过是念着蔡嫣然,关心她的消息罢了。

    “是啊,开学呢。”宋语彤撅了撅嘴,“再有几个月,咱们可都毕业了。上一回斯密斯夫人寻你谈,你是怎么回答她的?”

    斯密斯夫人是贝满女中的校长,是一个棕蓝眼的白人女xing,大约五十岁,xing情严谨认真,早先已亲自寻了秀珠这一届的所有学生一一谈话。

    “她告诉我,今年普林斯顿大学会拿出少量女生名额,让我去争取一下。”

    宋语彤惊讶地睁大眼睛,坐直身子,“普林斯顿大学?这还是第一回招收女生吧?斯密斯夫人有没有说名额有几个?”随即她又哀怨地瞟了秀珠一眼,“斯密斯夫人果然是偏心,这么重要的消息,她跟着我提都没提……”

    秀珠知道宋语彤只是随口说说,并不是真的在意,也没有往心里去,只笑道,“斯密斯夫人怕是知道你志不在此,才没有跟你提吧?说起这个,你有什么打算?”

    “打算?我能有什么打算?”宋语彤摇摇头,打了个哈欠,嘀咕道,“这一点斯密斯夫人倒是看准了,我呀,根本不是那学习的料。前儿我那老爸老是念叨的时局不好,生意难做,想去广州香港那边探探,日后能有个退路,说不定过上些时日,我们一家都要搬到那边去了。”

    说完,宋语彤歉意地瞧着秀珠,忽然吞吞吐吐地道,“秀珠,其实……”偷瞧着秀珠面色,狠狠心道,“我爸那个人虽然不怎么样,但这一回我觉得他说得没错,这北京城里现在一滩浑水,别看着风光,实则一不小心就会出事!秀珠,前几日我无意间听到我爸跟人密谈,虽是只听到一言半语,却能肯定他们在说有人要逼总统下台!你别怪我危言耸听,既是有这种传言,自然不会是空穴来风……你回去让白大哥早作准备。”

    秀珠听得目瞪口呆,久远的记忆却是慢慢地复苏,记得原剧中确实有这么一段,结果倒并非总统下台,而是金栓这个国务总理为保总统,担了责任退隐。自家大哥正是趁着这个机会,当上了国务副总理,往权力的巅峰更近了一步。

    深深地看了宋语彤一眼,秀珠再一次觉得这个朋友没有交错。最后一句“早作准备”道尽了她的担忧关心,这是既让白雄起小心近期的政治风暴,又提醒他在这乱成一团的时局中早日脱身,不要再深陷其中。秀珠知道大致的历史走向,自然清楚宋语彤的担心不无道理,但要针对这些跟着白雄起谈,她却不知该如何开口。旁敲侧击地提起过几回,都被白雄起轻描淡写地混了过去,只说他早有安排,让秀珠不用操心。

    “谢谢你,语彤。这事儿回去我会跟着哥哥提,先不去管他真假,防备着些总是好的。”谢过了宋语彤,秀珠瞧着她又打了个哈欠,忍不住问道,“我瞧着你似是很累,怎么回事?昨晚没睡好么?”

    宋语彤摆了摆手,揉了揉眼睛,“还不是我妈,昨晚邀了柳太太,硬是要拉我去听戏。你知道我最不耐烦这个,又没有办法,好不容易待得那戏散场,我满耳朵都是铜锣‘哐当哐当’的声音,躺在床上时还嗡嗡地响,哪里睡得着?”

    秀珠听她说得夸张,很没义气地笑出声来,“伯母以前不是都不管你,昨晚怎么会忽然拉你去?别是你做了什么得罪了她吧!”

    “你还说!”宋语彤瞪了秀珠一眼,“我哪知道怎么回事?那个柳太太也是的,说去听戏,结果她一晚上全在看我!又不是没见过,有什么好看。”

    “哦?竟是这样么?”秀珠手扶着下巴,转了转眼珠,“我想我知道是怎么回事。”

    宋语彤急着拉住秀珠,“怎么回事?你别跟着我卖关子,还不快说?”

    “前几日听着我哥哥讲,柳次长家的大少爷学成回国了,柳太太还想邀我嫂子去打牌,估摸着是想将柳少爷介绍给人认识。”

    宋语彤本是聪明人,秀珠这么一说,哪里还有不明白的,当下便跳了起来,连着瞌睡都忘到了九霄云外,“这怎么行?那柳家少爷是叫柳春江吧?我算是见过几回,那温吞吞的xing子,我可受不了!还有他那个咋呼呼的表妹,我见了总想揍她一拳!”

    眼见着宋语彤在那边急得团团转,秀珠不由觉得好笑,“我说语彤,这八字还没一撇呢,你这是操得什么心?我听说柳太太极喜那林佳妮的,想来只是寻常的邀约,就算有个什么,伯母难道会不跟你通一下气,便私下里决定了么?”

    “对对对!瞧我这糊涂的。”宋语彤拍拍胸口,冷静下来,“希望是我想得太多了!”

    只要输入就能看布的章节内容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