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东汉末年枭雄志 > 六百五十 内部的敌人比外部的敌人更严重
听书 - 东汉末年枭雄志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
确定
取消

六百五十 内部的敌人比外部的敌人更严重

东汉末年枭雄志 | 作者:御炎| 2019-12-03 06:27 | TXT下载 | ZIP下载

    这个消息传出来之后,还是挺震撼人心的。

    新皇帝终于选出来了,大汉皇帝之位又有了着落,大汉朝眼看着就要继续维持下去了。

    如此一来,也不至于让大家心里空落落的。

    之前汉室宗亲们闹腾的一幢幢丑闻都暴露出来,使得天下人对汉室宗亲们大失所望,为此感到极其不满的人为数着实不少,感到天下将要易主变色的也不在少数。

    眼下新皇帝出炉,一切算是有了定论,之前天下人的种种猜测也都落了空。

    不过这个皇帝人选年仅十岁,倒是颇有些耐人寻味。

    但是大多数人要么是坦然接受,要么漠不关心,要么皱着眉头自己思考,却没有什么人选择直接表达自己的不满和反对意见的。

    当然了,这样的人自然是有的,比如荀。

    荀似乎是打算头铁到底,当一个彻底的反对派,就算被郭鹏流放到了车骑大将军府也是一样的头铁,不断的表达自己的意见,不断的上表反对郭鹏作出的一系列的决策。

    之前的反对魏公,现在的反对天子年幼,说当今天下局势不安,天子年幼的话主少国疑,不利于大汉重建,建议寻找成年天子,可以执政。

    反正就是要和郭鹏唱反调唱到底,一点也没有妥协的意思,被丢到冷宫里那么久,坐冷板凳那么久,饱尝人情冷暖,居然还不改初衷,这不由得让郭鹏产生了一点挫败感。

    正如之前得不到周瑜一样,看来无论自己的权势多大,总是有无法得到的人,也总是有不畏权势的人。

    要是按照一般人看来,自己就是那个邪恶的掌权者,而荀这般不畏权势所动的人,就是中国的脊梁了吧?

    可是怎么就感觉有点不对味儿呢?

    我都那么强悍了,却还是有不愿意臣服于我的人,我都那么厉害了,却还是有想要和我作对的人,我都那么权势滔天了,还是有要头铁到底不和我合作的人。

    我怎能不怒!

    荀文若!你这是在找死!

    郭鹏满腔怒火,愤怒的火焰熊熊燃烧,几乎将他的理智燃烧殆尽。

    少倾,郭鹏深吸了几口气,恢复了理智。

    不在愤怒的时候做任何决定,这是郭鹏控制自己情绪的最后一道阀门。

    这道阀门要是突破了,恐怕结果就不是太美妙了,所以郭鹏一直都恪守这样的原则,把持自己的最后一道理智的阀门,不让它被突破。

    这份奏表看上去着实生气,为了平复自己的心情,郭鹏一甩手就把他的奏表扔到火堆里烧了。

    眼不见为净,现在还不是大开杀戒的时候。

    大部分和荀一样的观点的人,郭鹏对他们的态度都是想杀却又不好动手的,一来因为现在的确不是时机,而来,也是因为他们的确无法掀起任何波澜。

    他们被郭鹏流放在车骑大将军府里,什么权力都没有,什么职责也没有,就相当于是官场的冷宫,被关在那边,无人问津,正常人看到他们就和看到瘟神一样,避之不及。

    他们背后的家族也都抛弃了他们,转而推出新的代表和郭鹏和解,以荀攸为首。

    他们是掀不起波澜的。

    不过有三个人的意见郭鹏不能忽视。

    一个是曹操,一个是臧洪,另一个有点意外,是兖州刺史鲍信。

    郭鹏麾下的几个刺史级人物里面,除了青州刺史糜竺和豫州刺史满宠是亲信之外,其余几个都是顺理成章任命的。

    比如并州刺史臧洪,魏国相曹操,兖州刺史鲍信,还有幽州刺史鲜于辅。

    比起其余几人,鲜于辅和鲍信因为不是亲信亲族出身,所以一直都十分老实,不会在各种层面上挑动郭鹏的神经。

    所以历来郭鹏所做的任何事情他们都是举双手赞成,从不和郭鹏唱反调。

    这一回鲜于辅还是一如既往的老实,双手赞成不唱反调,可郭鹏没想到鲍信居然上表表达了自己的意见,说天子年幼可能不利于国家,希望郭鹏可以重新考虑。

    郭鹏看着他的奏表,思虑片刻,写了一封信给鲍信,心中讲述了自己选择这位天子的原因。

    包括血脉啊亲族啊伦理啊之类的理由,说的天花乱坠,还说出了自己的担心。

    也就是陈纪忽悠蔡邕的那一段,说天子年幼还有重新教育改正的机会,要是如海昏侯一样的成年天子,就任二十七天做了一千多件坏事,搞的国家乌烟瘴气,难道他还要做霍光一样的事情吗?

    这段时间汉室宗亲们为了做皇帝闹出来的丑闻他难道还不知道?

    所以他决定选择稍稍年幼的天子,在天子尚未亲政之事,请鸿儒予以教导,确保天子可以成为明君,顺利执政。

    把信送出去之后,郭鹏就开始查看自己麾下诸多文臣们的履历条件,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人选。

    最终,郭鹏选定了很早就跟随自己创业的亲族文官、赵郡郡守郭瑞出任兖州刺史,等新皇帝即位之后就给鲍信来一手明升暗降,把他调到中央来,让郭瑞取代他的刺史职位,剥夺他的职权。

    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

    心念汉室的人不少,但是愿意在这个时候和自己唱反调的,在未来自己篡位称帝的时候,也一定会和自己唱反调。

    这个时候不唱,未来唱反调的可能性就大大降低,因为人的下限总是在不断的突破之中。

    曹操和臧洪因为和郭鹏的关系一直很好,所以就自以为在有些事情上和其他人的尺度不同,别人说不得的,可以说。

    曹操身在邺城,所以得知此事以后也不写信,直接来到了魏公府和郭鹏就近商议此事。

    “天子年幼,在这个时候选择年幼的天子,可能并不利于国家,子……魏公以为呢?”

    “大兄啊,我不是怕别的,就之前那些汉室宗亲闹腾的模样,选一个成年天子,你不怕选一个海昏侯出来吗?”

    郭鹏面带嘲讽的表情,曹操面色一滞,想起之前居然有汉室宗亲托门路行贿到了自己这里,不由得感到一阵烦闷。

    “国家大事,居然被他们当作求田问舍的途径,可恨!”

    曹操一锤案几,显然是对汉室宗亲们的丑陋表现非常不满。

    “所以,选一个年幼天子,好歹还有教育改正的机会,可是成年的,就难了,到时候惹得天下动荡不安,难道,还要我们行伊霍之事?”

    郭鹏伸手指了指自己和曹操,曹操悚然一惊,连连摆手摇头。

    “不不不,此事……此事还是算了,唉……就这样吧。”

    曹操对那些汉室宗亲颇有些心灰意冷的感觉,于是放弃了谈论此事,再也不提这件事情了。

    最后就是臧洪了。

    臧洪的意见和其他人如出一辙,也是担心天子年幼不利于国家,然后额外说了一句。

    他说,主少国疑,他担心有人有不轨之心,到时候可能损害郭鹏一心为汉室着想的真心。

    这就有点意思了。

    荀提到这一点了,但是郭鹏不在乎。

    鲍信虽然提出反对意见,但是没说到这一层。

    曹操虽然也有反对意见,但是也没提到这一层。

    臧洪却提出了这个让郭鹏无比忌讳的层面。

    损害我的真心?

    你知道什么是我的真心?

    这就给我戴高帽子了?

    子源,你到底想到了什么?

    你这……未免有点太放肆了。

    郭鹏冷着脸放下了臧洪的奏表,翻了翻并州官员和尚书台官员的履历表。

    查阅了一番,决定待天子登基之后,以现任汝南太守夏侯取代臧洪出任并州刺史,将臧洪调到中央来,废掉他的权力,就近处置。

    一场政治行动可以揪出这些往日里不显山不露水的异端分子,郭鹏还是很开心的。

    等这帮人全都忍不住露了面,就能把他们全部用皇帝的名义调到雒阳去,呆在小皇帝身边,方便自己到时候一锅端。

    郭鹏同样用对付曹操和鲍信的说法搪塞臧洪。

    然后表面上继续推进此事,无动于衷,虚心接受大家的意见,以此勾出更多心怀不轨的人,暗中将这些人有一个算一个全部记下来,按照情节轻重缓急,定下了一个政治清洗的名单。

    黑名单和红名单,上了黑名单的人,必死,红名单的人,看看情况,或贬斥,或撤职,还能活。

    内部的敌人比外部的敌人更严重。

    外部已经没有人可以威胁郭鹏了,内部的这些,说到底,也并不能威胁郭鹏的根本,但是天天在耳朵边上嗡嗡嗡,很烦。

    郭某人是如此认为的。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