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汉当更强 > 第四百六十一章 疯狂升级
听书 - 汉当更强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
确定
取消

第四百六十一章 疯狂升级

汉当更强 | 作者:吴老狼| 2019-12-02 09:01 | TXT下载 | ZIP下载

    为了尽可能保住本就严重不足的兵力,项庄犹豫再三,最后还是采纳了韩信的建议,派遣快马去给土城渡战场上的楚济联军偏师项冠所部传令,让项冠率领军队立即撤回在此之前就已经征召民夫抢筑的金鸡岭营地,不要再与汉军偏师做已经注定无用的战斗。同时为了安全起见,项庄还早早就交代,允许项冠在必要时放弃营帐辎重,优先保全军队。

    命令传达到项冠面前时,被汉军反击击溃的楚济联军偏师其实已经自行撤回了营地,所以心中虽然万分不甘,早就明白自军已经没胜算的项冠还是大吼了一声,虎目含泪的大声下令,让楚济联军立即放弃营地全速撤退,乘着汉军偏师还没有全部渡河完毕,也乘着汉军和齐**队还没有来得及包围他的营地,抢先一步逃往金鸡岭重整军队。

    也还好,楚济联军的主力也不是白白被汉军主力牵制在了历城主战场,至少在这个要命时刻,楚济联军的主力可以继续堵住渡口,为偏师撤退和后军转移辎重军需争取时间,而汉军主力虽然也很快就收到了这一消息,周叔却并没有急着让汉军将士在历城渡发起抢渡,很是冷静的说道:“不要急,现在就抢渡不但难度大伤亡多,还是等西楚贼军的主力也开始撤退的时候,我们再抢渡追击不迟。”

    很可惜,周叔的如意算盘同样在韩信的意料之中,确认了项冠军已经开始撤退,又等待了一段时间仍然不见汉军主力急着发起抢渡,韩信马上就料到了周叔的打算,也赶紧向项庄进言道:“左司马,历城汉贼到现在还没有发起抢渡,肯定是想等我们的主力开始撤退的时候再动手,利用我们向后撤退军心慌乱的机会重创我们的军队,末将认为,只有请左司马你亲自率领精锐部队殿后,才能稳定住军心,掩护我们的主力顺利撤回金鸡岭营地。”

    从来就不怕打硬仗的项庄立即点头答应,又问道:“要不要坚持到天色全黑再撤退?天黑以后汉贼害怕象上次一样有埋伏,肯定不敢过于追击,这样我们撤退时损失可以更小一些。”

    “不能。”韩信马上就答道:“我们得防着汉贼偏师从土城渡杀来增援,所以只要项冠将军的军队撤到了金鸡岭营地,我们就得马上撤退。”

    项庄再次默默点头,然后耐心等到了项冠率领偏师撤到了金鸡岭附近后,项庄马上就命令刘老三和田达率领楚济联军主力向南撤退,自己则亲自率领一万军队留在原地殿后,而看到楚济联军主力开始撤退时,周叔也立即催动汉军主力发起抢渡,全力争取在野战中削弱敌人,为过河后的决战奠定更大优势。

    没办法,项庄的亲自率军殿后果然起到了稳定军心士气的巨大作用,见汉军开始抢渡,项庄不但没有让殿后军队结阵自保,相反还无比勇敢的催军进攻,阻拦汉军尽快拿下滩头阵地,也利用局部的兵力优势奋勇杀敌,发泄济水防线失守的怒火。

    有限的兵力注定了西楚军殿后军队没有办法拦住汉军登陆,即便在汉军紧急架设浮桥的期间,楚济联军派出了所有埋伏在上游的火船也一样,仍然还是没能挡住汉军将士越过济水的步伐,好在项庄也不需要长时间拦住汉军,楚济联军的主力才刚刚全部撤到了金鸡岭的新营地,项庄就马上率军南走,汉军将士虽然也全力追击,却始终没能杀溃项庄亲自统领的西楚军精锐部队,被项庄率军突围成功,在损失仅有两千余人的情况下成功撤到金鸡岭摆脱追击。

    这一点当然让周叔十分失望,可是没办法,楚济联军强迫历城民夫修筑的新营地,不但是修筑在易守难攻的险要地形之上,还已经修筑得坚固无比,即便是攻坚武器充足,汉军也不敢说有一举拿下的把握,更别说现在才刚过河连一架蚁附用的飞梯都没有,所以周叔也只能是赶紧召回追击军队,全力保护渡口,同时让汉军主力抓紧时间渡过济水,把营地转移到济水南岸。

    军队规模太过庞大,携带的军需粮草更是一个天文数字,所以汉军主力和偏师足足用了一天多时间才完成了全面渡河与会师,还得花更多的时间在济水南岸的高地上修筑新的营垒。而在此期间,汉军的斥候细作当然是四处活动,探察历城城池和楚济联军新营地各种情况,汇总起来向周叔报告。

    汉军斥候收集到的情报让周叔颇有一些皱眉,济北重镇历城的城防坚固都还是小事,只要多给汉军北线兵团一点时间,用配重式投石机拿下城池肯定问题不大,最让周叔头疼的还是楚济联军的金鸡岭营地,构筑在山腰高地投石机打不上去,地势险峻强攻极难,山上又有湖泊泉水水源充足,不怕被汉军切断他们的取水道路,另外楚济联军还无比狡猾的早早就把粮草囤积在了金鸡岭,无法确认敌人能够在山上坚持多少时间,所以周叔也不得不担心这么一个问题自己能否在西楚军的后续援军抵达之前,消灭山上的楚济联军?

    更让周叔措手不及的还在后面,就在这个时候,齐军大将田私突然飞奔来到了他的面前,给他带来了田横拿下临淄和斩杀田假的惊人消息,结果知道这一情况,镇定如周叔都难免是大吃一惊,难以置信的惊叫问道:“消息可靠吗?怎么可能?田横匹夫有这么大的本事,能够直接拿下临淄和杀害齐王?”

    “不瞒周将军,开始末将也不敢相信。”田私擦着脸上的汗水说道:“可是田旺将军派来和我联系的信使敢对天发誓,临淄真的出了这样的事,末将已经派我的人快马赶回临淄去了解情况了。还有,末将已经封锁了消息,免得影响我们齐**队的军心士气。”

    “周将军,我们必须得马上封锁历城和临淄之间的所有道路。”旁边的郦食其赶紧说道:“如果真有此事,田横那个匹夫肯定会派人来和西楚贼军联络,一旦让西楚贼军知道了这个情况,就肯定会更加死守金鸡岭等待援军了。”

    周叔点头,正要下令时,却又皱了一下眉头,说道:“恐怕来不及了,上次齐王弃楚归汉,楚济贼军差不多比我们提前两天做出反应,已经证明楚济贼军和临淄之间肯定有着更加迅速的秘密联络,如果这个消息是真的,这个时候,恐怕楚济联军那边已经知道这个情况了。”

    周叔的话音未落,帐外就传来了新的禀报声音,说是齐军营地派人来和田私联系,有十万火急的军情大事要向田私禀报,得周叔允许,田私下令召见后,一个齐国卫士就连滚带爬的冲了进来,还没有来得及行礼就大声说道:“田将军,大事不好了,西楚贼军刚才派遣使者到我们的营地拜见你,说是他们已经收到消息,我们大王已经被田横匹夫打着汉王的旗号害了,还说要封你为齐王,劝你带着我们齐**队归降西楚贼军。”

    “封我为齐王?”田私一惊,然后马上回过神来,怒喝道:“把那个西楚贼军的使者拿下,立即押来交给周将军。再有,明白告诉我们的将士,就说西楚贼军的使者是在妖言惑众,我们大王怎么可能会被田横匹夫害了?”

    齐军卫士领命而去的时候,周叔和郦食其也马上对视苦笑,知道这件事很可能真的不假,楚济联军也马上用汉军最拿手的挑拨离间来以牙还牙了,另一边的商山老头周术和崔广也是飞快的对视了一眼,却一起紧紧闭上嘴巴,不肯在这件事上发表任何意见。

    稍微盘算后,周叔只能是先表扬了田私主动交出西楚军使者的忠诚行为,然后让田私先回营地安抚军心,好生约束军队,等确认了临淄的情况以后再做决定。而田私拱手告退后,周叔又突然说道:“如果西楚贼军的后续援军数量不多,那问题倒是不大,我们还可以借着这个机会,名正言顺的吞并齐国。如果西楚贼军派来的援军数量足够,甚至是项羽亲自率军前来,那齐地的战事,恐怕就有可能节外生枝了。”

    真的当然假不了,很快的,关于齐国巨变的各种消息就如同雪片一样的传来,先是田私留在齐国的亲信旧部派人来证实这一情况,接着田旺再次派人前来求援,然后田横干脆直接派人来和田私联系,以田私在临淄城里的父母妻儿为要挟,又以封田私为齐国上将军为诱饵,劝说田私投降田横拥立的齐王田广,帮着楚济联军突然往汉军的背后捅上一刀。同时田假遇害和齐国变天的消息也不断在齐军营地和汉军营地中流传,导致齐**队军心大乱,汉军的军心士气也受到了不小影响。

    再接着,田私派回临淄的亲信也带来了准确消息,彻底证明了田假遇害和临淄沦陷的消息不假,结果这下子不但田私和齐军将士心急如焚,就连周叔都沉不住气了,不得不与郦食其、周术和崔广等人匆匆商量,决定封田私为齐国相国,让田私率领齐**队先行返回临淄平叛,不给田横乘机坐大的机会。

    得知了周叔的决定后,田私的反应非常奇怪,犹豫了一下才说道:“多谢周将军提拔,不过末将斗胆多问一句,你打算封谁为齐王?”

    瞟了田私一眼,周叔答道:“封王大事,必须请我们汉王亲自决断,我不敢擅自做主,所以现在我也不知道谁能封为齐王。”

    “田相国,把握机会。”郦食其赶紧冲田私微笑说道:“你当上齐相,距离齐王已经只剩下一步之遥了,这次平叛大战好生表现,我们大王心里自然有数。”

    还是在听了郦食其的暗示后,田私才欢天喜地的拱手道谢,然后告辞回去率领军队回国平叛,看着他离去的背影,郦食其冷哼了一句,道:“野心不小,想当齐王,你当然有机会,不过先得看看你能不能夺回临淄,镇住田旺这些手握兵权的齐国大将。”

    “不管他能不能顺利拿回临淄,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们都没办法指望齐**队继续帮忙了。”周叔考虑的是目前问题,叹了口气说道:“还是抓紧时间攻城吧,先拿下历城,然后再考虑如何对付金鸡岭上的敌人,最后再考虑如何解决齐国的问题。”

    …………

    齐**队突然撤回本土这么大的动作,当然很快就被报告到了项庄和田达等人面前,得知这一情况后,本来就已经在偷笑的项庄等人当然更是大喜过望,无不拍案笑道:“好,只要齐国贼军走了就行!齐国贼军走了,我们不但可以减轻一部分压力,汉贼和燕贼的军心士气也肯定会受到影响,而且汉贼也再没办法指望得到齐国贼军的粮草军需供应了!”

    “济北王,田旺那边,可有消息?”刘老三不动声色的问道:“算时间,我们派去和田旺联系,封他为胶东王的使者,应该已经赶到临淄了,他应该会有点反应了吧?”

    “本王在田旺身边没有眼线,暂时还没有消息。”田达摇头,又说道:“不过沛公放心,本王和田旺是没有出五服的同宗,我派去的使者,他怎么都会给面子见上一见,所以本王至少可以担保左司马的书信一定能送到他的手里。”

    “那就没问题了。”刘老三微笑说道:“田旺和田私两个匹夫原本平级,现在田私匹夫率军回国,汉贼那边肯定会给他加官晋级让他统领指挥田旺,田旺只要心中不服,齐国那边的事情就好办了。”

    “这是当然,我们田家……。”田达开心得都有些口不择言,笑道:“说句不怕丢人的话,我们齐地田家的人,虽然都是田成子的后代,但是我们各自的先祖是怎么来的天下人都知道,只要一有机会,窝里斗向来是比和外敌斗更狠。”

    听说过田成子故事的刘老三忍笑不语,另一边的韩信则不动声色的说道:“眼下最重要的,还是我们西楚军的后续援军,他们如果能在汉贼攻破历城之前赶到,数量也足够,那我们在齐地就肯定还有机会。如果他们不能在汉贼拿下历城之前赶到,兵力也比我们希望的少,情况就很难说了。”

    “不要急。”项庄揉着指关节说道:“算时间,我们的援军应该就要到了,我们也该就要收到援军的消息了。齐地战场关乎我们西楚国运,兄长和亚父他们肯定不会等闲视之,我想就算汉贼也在中路进兵,缠住了我们大王,给我们派来的援军也绝对不会少。”

    项庄的希望成真,一天多时间后,一个从后方赶来的西楚军信使,利用汉军还无法彻底封锁历城与后方联系的机会,终于来到了金鸡岭,也终于给项庄等人带来了西楚军援军的消息。项庄等人闻讯如同久旱逢甘霖,赶紧在第一时间接见了那名信使,才刚验明他的身份,就马上问道:“我们的援军到那里了?有多少?谁是主将?”

    “回禀左司马,小人领命北上的时候,我们的援军已经抵达了成亭,算时间路程,这个时候肯定已经到了博阳。”西楚军信使如实回答,道:“来了八万,由季布将军、项它将军和项声、项悍将军他们统领,大王有令,让他们统一接受你的号令指挥!”

    “八万!”另一边的韩信兴奋得直接跳了起来,放声狂吼道:“太好了!这下子我们终于有和汉贼正面一战之力了!”

    兵仙韩信尚且如此,当然就更别说项庄、刘老三和田达等人了,兴奋握拳挥舞间,项庄等人纷纷怒吼,放声狂笑道:“八万援军,加上我们的六万军队,已经和汉贼燕贼的总兵力基本一样了(汉燕联军必须扣除战争损失)!这一下子,就算是正面决战,我们也不用怕汉贼了!”

    笑得最开心的当然是韩信,激动之下,韩信还张开了双臂,仰面看天,自言自语的说道:“和汉贼打了这么多仗,我终于等到这个机会了,终于有和汉贼基本一样的兵力正面对垒了,这一次,我倒要看一看你周叔匹夫这个汉贼第一大将,到底有多少本事,正面对决,是不是我的对手!”

    …………

    韩信这边狂笑,他目前的对手周叔当然是如遭雷击,一天多时间后,当汉军派往博阳的细作,以最快速度把西楚军后续援军的大概情况送到周叔面前时,因为气候影响到现在都还没有能出兵攻打的周叔顿时呆住,半晌才缓缓说道:“这一次,看来只能是和西楚贼军打一场没有把握的正面决战了。”

    “将军勿忧。”郦食其赶紧安慰道:“就算西楚贼军的援军能够及时赶到历城战场,我们的军队在经验和装备方面,还是拥有一定的优势,堂堂正正的正面决战,我们也用不着怕他们。”

    “还有。”郦食其又补充道:“不要忘了,大王曾经用书信告诉过我们,说我们如果兵力不足的话,可以随时向他求援,他不管想什么办法,都会给我们派来数量足够的援军,我们大不了向大王求援就是了。”

    “希望不用向大王求援吧。”周叔这话回答得底气有些不足,因为周叔也非常汉军北线兵团的情况先是在晋地和代北大量征兵,又在赵国补充了更多兵员,自己当初从关中、河东带来的老兵一再稀释,整体实力其实不升反降,虽然在武器装备方面还有一定优势,可是这点优势并不大,起不了决定性作用。

    除了这些,周叔当然还记得项康的一再叮嘱,碰上了韩信,除了靠兵力优势碾压取胜之外,千万不要指望什么投机取巧,出奇制胜。而这一点,周叔已经是付出了鲜血的教训。

    依然还是无巧不成书,就在周叔悄悄犯愁的时候,帐外突然有卫士入报,说是项康派遣信使前来与周叔联系,周叔赶紧下令接见时,一个汉军信使很快就被领到了他的面前,还一见面就拱手笑道:“恭喜周将军,贺喜周将军,恭喜周将军受封我们汉国的大将军,下官向大将军道贺了。”

    “封我为大将军?”周叔听得傻眼,赶紧问道:“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回禀大将军,是我们大王统兵出关以后才做出的决定,所以大将军你还没有来得及知道。”

    汉军信使赶紧回答,又赶紧捧出了项康给周叔的大将军印绶,还有册封周叔为大将军的诏书,周叔等人见了不敢怠慢,赶紧伏地接诏,汉军信使展开项康的诏书大声念诵,先是替项康很是称赞了周叔在北线的卓越表现,又正式册封周叔为汉军军界第一人的大将军,然后才笑容满面的一起把诏书和大将军印绶郑重交到了周叔手里。

    见此情景,汉军文武当然是赶紧向周叔道贺,周叔则是既意外又尴尬,主动说道:“看来大王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应该还不知道我在济水吃了一个大败仗,不然的话,就凭那一仗,我就没资格出任我们汉国的大将军。”

    “胜败乃兵家常事,大将军你又何必放在心上?”汉军信使安慰,又微笑说道:“再说了,我们大王如果不给大将军你升这个官,大将军你如何能够指挥制约大王派来给你帮忙的各位汉军大将?”

    “先生这话什么意思?”周叔听出不对,忙问道:“听先生的口气,大王还给我派来了援军?”

    “派来了。”汉军信使随意点头,又说道:“算时间和路程,朱鸡石将军、郦商将军和冯仲将军他们,现在应该越过了东武城,要不了多久就能赶到历城来给大将军你帮忙了。对了,大王还有旨意,我们的十二万援军一到,马上接受大将军你的号令指挥。”

    “十二万援军?!”周叔眼珠子差点没瞪出眼眶,惊叫说道:“我没有向大王求援,大王就给我派来了十二万援军?”

    汉军信使微笑点头,说道:“大王说了,齐地之战,关系重大,只许取胜,不许失败!所以大王把我们关中巴蜀和河东晋地征召的新兵,还有我们能够在南线中路抽调的兵力,能派的全都派来了,只请大将军你务必取胜,顺利替我们大王拿下齐地,铲除掉西楚贼军的最后羽翼,也顺便干掉西楚贼军派到齐地的军队。”

    言罢,汉军信使除了赶紧拿出项康写给周叔的书信外,又补充了一句,“差点忘了,我们在关中又新组建了两千重甲兵,大王他自己一个重甲兵没留,也全部给大将军你派来了。”

    双手颤抖着接过项康写给自己的亲笔书信细看,见内容与使者的口述大概一致,周叔不由闭上了双眼,嘴唇也微微抽动,过了许久后,周叔突然睁开眼睛,飞快说道:“马上,把我们十二万援军即将抵达的消息公之于众,四处散播,务必要让西楚贼军那边知道!”

    “大将军,没这个必要吧?”旁边的周术赶紧说道:“等我们的援军突然赶到,岂不是更能给楚济贼军一个惊喜?”

    “不!”周叔断然摇头,狞笑说道:“绝对有这个必要!”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