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汉当更强 > 第四百六十二章 无解阳谋
听书 - 汉当更强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
确定
取消

第四百六十二章 无解阳谋

汉当更强 | 作者:吴老狼| 2019-12-02 09:01 | TXT下载 | ZIP下载

    “阿弟……,哦不,项康奸贼,又给齐地战场派来了十二万汉贼援军?还很快就要抵达历城了?消息可靠吗?”

    刚刚升任汉军大将军的周叔媚眼算是抛给了瞎子看,当楚济联军的细作打听到他让汉军将士刻意散播的汉军增援消息,赶紧把情况报告到了项庄、刘老三和田达等楚济联军高层的面前后,项庄和田达等人的第一反应不但不是震惊和恐惧,相反还一起生出了疑心,都是无比狐疑的说道:“真的假的?就这么巧?我们的援军马上就要到了,汉贼会这么凑巧也有援军马上赶到?还要一口气来这么多的援军?”

    “这不是项康奸贼一贯的用兵习惯啊?”奸诈如狐的刘老三也同样有些将信将疑,盘算着说道:“先不说项康奸贼敢不敢把这么多军队同时交给周叔匹夫的问题,就算这个奸贼有这个魄力敢这么做,也用不着一口气给周叔派来这么多援军啊?在此之前,周叔匹夫也没有任何必要向项康奸贼请求派遣这么多的援军啊?”

    也由不得项庄、田达和刘老三等人疑惑,因为在这之前,汉军北线兵团的进展严格来说其实相当顺利,不但一举突破了齐济军队重兵驻守的黄河防线,兵力方面也一直优势明显,同时还成功诱降了齐**队倒戈,于情于理就没有必要向后方求援,更没有必要请求项康一口气派来这么多的援军。就算田横作梗搅乱了齐国局势,给齐地战场增添了无数可能存在的变数,周叔有可能会请求项康增派军队预防万一,时间方面也绝对来不及这么快。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汉军方面宣称的援军数量也过于夸张,如果汉军的后续援军真有十二万之巨,那么再加上燕**队,项康交给周叔统领的总兵力便达到了恐怖的二十六万以上,不但大幅度打破了汉军在一个战场上集结的兵力记录,还肯定占到了汉军全国总兵力一半以上,夸张得让人难以置信不说,也极不符合项康一向用兵喜欢贵精不贵多的习惯。

    也正因为如此,所以项庄和刘老三等人不仅没敢轻信汉军主动散播的这个消息,相反还一起怀疑其中有诈,都这么怀疑道:“该不会是周叔那个匹夫在虚张声势吧?想唬住我们,乘机从中取事?”

    到了这个时候,项庄和刘老三自然少不得要把韩信请来,听取他的意见,结果就连兵仙韩信听了也忍不住有些将信将疑,盘算了半晌才说道:“暂时无法判断真假,但不管是真是假,周叔匹夫的目的都只有一个,就是引诱或者逼迫我们抢先动手,给他赢得后发制人的机会。”

    “为什么会说不管是真是假?目的都是为了让我们抢先动手?”项庄不解的问道。

    “道理很简单,我们派往汉贼背后的细作如果确认了汉贼真有这么多援军,那么我们就没有任何选择,只能是尽快寻求决战,争取在汉贼援军抵达之前把周叔匹夫打败。”韩信答道:“如此周叔匹夫只要选择守势,用相对好打的防守战耗掉我们一部分作战力量,坚持到他的援军抵达,然后他再想歼灭我们就可以容易许多。”

    “如果是假的也一样。”韩信又补充道:“只要他周叔匹夫散播的谣言能够骗过我们,故弄玄虚让我们摸不清楚真假,我们为了稳妥起见,也只能是尽快寻求决战。然后不管我们是正面搦战,还是想方设法的出奇制胜,他周叔匹夫都可以后发制人,利用我们主动出手的机会反过来布置陷阱让我们钻。所以就是一句话,不管这个消息是真是假,周叔匹夫的目的就是让我们先动手。”

    “那就不好办了。”项庄皱眉说道:“如果是假的还好说,只要齐国那边再发生什么变故,首先沉不住气的肯定是他周叔匹夫。如果是真的就麻烦了,如果真有这么多汉贼援军即将抵达,那我们就算和季布将军他们顺利会了师,也只会继续处于下风啊?”

    听到这里,正在盘算的刘老三突然想起一件事,忙向田达问道:“济北王,你在汉贼的后方可还有信鸽驿站?”

    “原来在平原城里倒是有一个。”田达答道:“不过那个驿站是设在平原官寺里,平原城破的时候,那里的信鸽就被全部放回来了,所以现在已经没有了。”

    “那我们只能是靠细作探听消息了。”刘老三失望的说道。

    “沛公勿忧,左司马也不必担心。”韩信安慰道:“就算汉贼封锁了驰道,我们的细作也可以走卢县这条路传递消息,无论如何都能先把汉贼援军的消息送到历城,绝对不会让汉贼援军杀我们一个措手不及。现在最重要的,我们还是做好接应援军抵达的准备,只要我们顺利和援军会了师,不管汉贼是不是真有这么多援军,我们都有正面取胜的希望。如果我们的援军有什么意外,那我们的麻烦才叫大了。”

    项庄和田达等人一想也是,便也只能点了点头,暂时把这件事放到一边,优先准备接应援军会师,再有就是多派细作北上,探听该死的汉军援军问题。韩信则是又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低声嘀咕道:“我就不信了,我的运气会有这么烂,好不容易抓到一个可以和汉贼正面较量的机会,项康奸贼会恰好给周叔匹夫派来这么多的援军。”

    让楚济联军意外,尽管汉军方面肯定能通过斥候细作探听到他们援军的情况,有希望提前分兵阻拦乃至将楚济联军各个击破,然而在这个期间,汉军竟然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应对这一情况,同时还在次日天气转好的情况下,没有急着出兵攻打与金鸡岭互为掎角的历城城池,有恃无恐的架势让韩信都难免有些心虚。

    也正因为汉军没有采取任何动作的缘故,到了第三天的正午时,季布和项声、项悍等将统领的八万西楚军便顺利抵达了金鸡岭,与退守到了这里的楚济联军会师在了一处,将包括历城守军在内的楚济联军兵力扩大到十四万以上,也让楚济联军实际意义上的军师韩信第一次拥有了与交战汉军基本一致的兵力难得啊。

    可惜会师后的楚济联军内部却并不都是一片欢呼喜悦声音,这次统领援军北上的项声、项悍和项它等人倒好说,都是项家子弟又都是项庄的堂弟堂侄,自然能够心甘情愿的接受项庄的号令指挥,然而资历还在项庄之上的季布就没有那么好说话了,不但神情倨傲行礼敷衍,还在与项庄说话时语气不善,对项庄不服气的态度几乎溢于言表。

    也还好,项庄的性格稳重在项家子弟中仅仅只次于项康,即便看出了季布的不满不服,为了大局着想也故意装做没有看到,有说有笑的只是让卫士赶紧摆设酒宴,与众人一起共庆顺利会师,也顺便商量如何打赢与汉军北线兵团的这场决战。

    季布仍然还是不愿给项庄面子,才刚开始商量,季布就抢着说道:“左司马,虽然我们会师顺利,但是我们的军队远道而来,士卒疲惫,又需要时间在金鸡岭下修筑营垒,所以短时间内,我们最好还是不要急着和汉贼发起决战。”

    “季将军放心,这个道理我当然懂。”项庄依然还是强做笑容,又说道:“不过事无绝对,如果汉贼前天故意散播的那个消息不假,我们恐怕就不敢耐心和汉贼耗下去了。”

    言罢,项庄这才把细作探听到的汉军增援情况对季布和项声等人大概说了,结果项声和项悍等人听了当然是脸色大变,全都万万没有想到他们的败类堂弟会有这样的魄力,竟然敢把这么多军队同时交给周叔这个外姓大将指挥。季布听了却是赶紧问道:“那消息确认了没有?是真有其事,还是汉贼那边故意虚张声势?”

    “还没有确认。”项庄微笑说道:“不过季将军放心,已经加派了细作北上,如果汉贼那边真有援军抵达,我们一定能抢先收到准确消息。”

    季布听了冷笑,还满脸你也不过如此的表情,项庄正强忍怒气的时候,帐外却突然有卫士入内飞报,奏道:“启禀左司马,济北王,汉贼那边派遣一队士卒,打着白旗押解一个男子来到了我们的防区,和我们的斥候取得联络后,把那名男子移交给了我们的斥候,说那男子是济北王此前安插在赵地的细作,被他们拿获后好意交还给我们。”

    “居然有这种事?”项庄听了先是一楞,然后赶紧问道:“人带来了没有?快押进来!”

    汉军主动移交给楚济联军的济北军细作当然已经被押到了帐外,也很快就被押到了项庄等人的面前,田达先是亲自出面,验明了那人确实是他的军队安插在赵地的细作,然后赶紧问道:“你是怎么被抓的?汉贼为什么会那么好心把你还给我们?”

    “回禀大王,小的也不知道汉贼为什么会放了我。”济北军细作哭丧着脸答道:“小人是在赵地的东武城探听到了重要敌情,赶紧回国向你禀报,不曾想在路上被汉贼的巡逻士卒识破身份,被他们给抓了,然后不知道为什么,汉贼就用轻车连夜把小人送来了历城,又把小人押到了这里释放。”

    “你探听到了什么重要敌情?”田达赶紧又问道。

    “回禀大王,汉贼的援军来了!”

    济北军细作回答的第一句话就让项庄和田达等人一起脸上变色,然后又接着说道:“四天多前,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一支规模庞大的汉贼军队突然赶到了东武城,稍做休整后马上又向我们济北过来,小的奉命在东武城监视汉贼动静,知道事情重大,所以就赶紧回来向你禀报。”

    “那支汉贼军队大概有多少兵力?”田达忙又追问道。

    “回禀大王,应该有十一二万,时间仓促,小人来不及仔细清点,但肯定是大概这个数字。”济北军细作忙又回答道:“还有,初步确认,这支汉贼的带队将领有朱鸡石和郦商,另外还有以前在平原和我们打过仗的冯仲也来了。”

    楚军联军的中军大帐中彻底鸦雀无声,安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清楚听到,坐在下首的韩信则慢慢将目光转向了北面的汉军营地方向,还仿佛看到自己极不服气的周叔正在无比轻蔑的用手指钩动,也仿佛听到了周叔的心声,“竖子,来吧,你不是喜欢决战吗?本将军这次和你奉陪到底。”

    脸色灰白的项庄不肯死心,发呆了一会后又赶紧喝问济北军细作提供的情报真假,济北军细作当然是赌咒发誓,说自己亲眼在东武城看到了汉军的这支援军,还用脑袋担保这个消息不假。最后,还是刘老三无奈的开口说道:“左司马,不必问了,消息肯定不假,周叔匹夫故意把我们的细作放回来,目的就是要让我们知道这个消息,逼着我们尽快和他决战。”

    砰一声,项庄重重一拳砸在了面前的案几上,震得碗筷齐跳,然后才铁青着脸说道:“好不容易才看到一点希望,没想到汉贼竟然会一口气调来这么多援军,这下子我们的仗又无比难打了。”

    “那还楞着干什么?”刚才还在反对尽快决战的季布大声嚷嚷了起来,说道:“乘着汉贼的援军还没到,我们的兵力和历城战场上汉贼兵力基本一样,赶紧给汉贼下战书,约汉贼和我们决一死战,争取在汉贼援军赶到之前把周叔匹夫杀败!”

    “季将军,你当周叔匹夫是白痴?”项庄终于忍无可忍,愤怒说道:“现在他只要耐心等到他的援军抵达,就马上能稳操胜算,凭了什么还要答应和我们决战?强攻汉贼的营地,打攻坚战,我们有没有把握拿下来?”

    “那我们总不能坐以待毙吧?”季布怒吼答道:“等汉贼的援军到了,你们在躲在山上倒是容易守,我们驻扎在山下的军队怎么守?”

    见季布和项庄有翻脸的迹象,旁边的刘老三和田达等人赶紧开口劝和,好在项庄为了大局,也没有和季布过于计较,只是气呼呼的转向韩信,问道:“韩信将军,这事你怎么看?”

    “只有一个办法了,主动进攻,逼汉贼决战。”韩信强作笑容回答道:“然后全力在野战中打败汉贼,让汉贼的援军就算到了也起不了作用。”

    “但是周叔匹夫肯定不会冒险和我们决战啊?我们又如何才能逼他决战?”项庄皱眉说道。

    “汉贼目前有一个弱点,也是他们惟一一个弱点。”韩信答道:“就是周叔匹夫为了避免发生意外,是让燕国贼军单独立营,我们只要向燕国贼军的营地下手,就有希望逼得汉贼出兵救援燕国贼军的营地,不得不和我们打这场决战。”

    “是个办法。”项庄点头说道:“燕国贼军此前已经被我们重创,连主帅臧衍都受了重伤,我们强攻拿下他们的营地应该有很大希望,只要他们的营地告急,汉贼就是想不出兵都不行。”

    “燕国贼军立营数日,已经把营垒修筑得颇为坚固,仅仅只是正面强攻,我们恐怕很难拿下,还有可能会燕国贼军耗掉我们的大量兵力。”韩信说道:“要想达成我们的目的,必须还得用上一些计谋战术……。”

    仿佛是心有灵犀,同一时间的汉军营内,当卫士把济北军细作已经顺利送还给楚济联军的情况报告到周叔面前时,周叔立即就微笑说道:“不出意外的话,楚济贼军肯定得沉不住气了,我们的燕国友军也该倒霉了。”

    “大将军认为,楚济贼军会强攻燕**队的营地,逼迫我们出兵增援,乘机发起和我们的决战?”颇通军事的郦食其马上就明白了周叔的弦外之音。

    “这也是他们惟一的办法。”周叔微笑说道:“不过我敢打赌,韩信那个匹夫绝对不会傻到一味的正面强攻,肯定会耍上一些花样。这一次,就看韩信匹夫的先发制人,还有我的后发制人,究竟谁能制得住谁了。”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