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近身兵王 > 第2001章 我们去向苍浩提亲吧!
听书 - 近身兵王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
确定
取消

第2001章 我们去向苍浩提亲吧!

近身兵王 | 作者:酸菜炖粉条| 2019-11-01 09:59 | TXT下载 | ZIP下载

    底波拉又问:“那么你有这个接口吗?”

    “以赛亚曾经告诉过我技术参数。” 撒迦利亚回答:“我可以根据这些技术参数,自己编写一套程序,接入阿克曼系统。”

    底波拉愣住了:“你……编写程序?”

    “看来你确实不太了解我。”撒迦利亚略有点失望的道:“我在原来的先知会,本来就是负责技术工作的。”

    “哦。”底波拉并不尴尬:“我们过去接触不多,你的工作主要向以赛亚负责,所以我对你并不了解。”

    撒迦利亚意味深长的道:“以后我们有的是机会加深了解,我们共同的目的是繁荣和强大我们的民族,在这个共同的前提之下,任何矛盾都可以解决。”

    “很高兴你在重大问题上头脑清醒,没犯糊涂,及时跟大家保持一致。”底波拉叹了一口气:“我希望阿克曼系统像你一样深明大义,千万不要效忠大长老,否则……”

    底波拉没把话说下去,不过大家都明白,这会给先知会造成巨大损失。

    何西亚提出:“既然撒迦利亚已经安排妥当,现在还是回到刚才的话题。”

    底波拉没明白:“什么话题?”

    “我们去向苍浩提亲吧!”何西亚一本正经,当然本也不是开玩笑:“既然我们都认为,有必要让苍浩加入先知会,我认为还是应该抓紧进行,万一拖得时间长了情况有变化怎么办!”

    阿摩司一个劲点头:“有道理,必须尽快明确我们跟苍浩的关系,要知道新先知会可是在苍浩的地盘上,如果苍浩真的加入先知会,才能让我们更有安全感。”

    撒迦利亚愣住了:“你们……要让苍浩加入先知会?”

    何西亚反问:“不可以吗?”

    “这个吗……”撒迦利亚拖着长音,缓缓说道:“苍浩虽然不是犹太人,但如果有犹太大祭司认可,苍浩还是可以加入先知会的。更重要的是,如果苍浩娶了一个犹太女人,那么后代就理所当然的可以做犹太人,加入先知会甚至担任重要职务,更不是问题了。”

    “我没听错吧?你竟然支持苍浩加入先知会?”底波拉非常惊讶的看着撒迦利亚:“你和以赛亚这些年来可是一直跟苍浩在战斗!”

    “但以赛亚曾经救过苍浩,别忘了苍浩的头部手术,就是来自以赛亚的怜悯。” 撒迦利亚提醒道:“这说明其实以赛亚也不想真的杀了苍浩。”

    底波拉不得不承认:“这倒是。”

    “经过这么多年来的战斗,事实证明我们谁也无法消灭对方,既然如此不如联合在一起,对抗共同的敌人……” 撒迦利亚拖着长音,缓缓说道:“在以赛亚死后,我仔细检讨这些年来的所有事,我认为以赛亚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他为了跟苍浩对抗而引入大长老,却不知道大长老野心更大。如果,他从一开始没有跟苍浩对抗,根本就不会有大长老的出现,局面也不会演变成当下。”

    何西亚赞同撒迦利亚的观点:“我当初离开以赛亚,就是觉得各种做法已经严重跑偏,而这个人又高度执拗,我没有可能劝说他纠正。”顿了一下,何西亚补充道:“事实上,以赛亚到后期如同有了心魔一样,痴迷于与苍浩对抗,而这种对抗似乎又不是为了什么利益,可以这么说,以赛亚纯粹是为了对抗而对抗苍浩,却不是出于什么现实需要。”

    “是的。”撒迦利亚点了点头:“以赛亚痴迷于这种对抗,只是获得心理上的满足感,对他来说与苍浩的对抗是一场智商与情商上的全面较量,他想要获得最后的胜利,仅此而已。”

    何西亚的观点依然完全相同:“对以赛亚来说,只要能够赢了苍浩,他可以付出任何代价,在这种情况下,他事实上已经失去领导先知会的资格。就像撒迦利亚说的一样,如果不是他痴迷这场争斗,又怎么会被大长老钻了空子。”

    “现在还是说苍浩吧……”阿摩司拖着长音提出:“我也认为应该尽快向苍浩提亲!”

    “我没听错吧?”底波拉非常无奈:“你们真的要把我嫁给苍浩?”

    “真的。”何西亚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我会去跟祭司们谈一下的,他们一定可以批准苍浩加入先知会,当然也会批准你与苍浩的婚姻!”

    先知会有一些祭司,主要负责仪式和犹太法典的解释,负责工作与先知们完全不同。

    祭司没有行政管理权,对先知会重大事项,有建言权但没有决策权,实际上是在先知领导之下工作。

    何西亚要求祭司批准,祭司当然会批准 ,这让底波拉更无奈了:“你们……就这样要把我给嫁出去?”

    “是的。”何西亚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这件事没有商量的余地。”

    “怎么就没有商量的余地?”底波拉急忙提出:“你们这是在讨论我的婚姻,难道我自己没有发言权?”

    “没有。”何西亚摇了摇头:“你负责执行先知会律法,更应该清楚,先知会所有成员,必须无条件遵循先知会决定,而重大事项决定必须由所有先知民主讨论决定。你先前与以赛亚的矛盾,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以赛亚独断专性,那么现在到了你自己这,怎么就糊涂了?”

    阿摩司一个劲点头:“底波拉,你毕竟不是大先知,而我们是,现在大先知讨论决定,认为你应该嫁给苍浩,那么你就必须遵从。虽然你负责监督大先知,只要我们的讨论过程,没有违背先知会的章程,你就没有权力推翻。”

    “你们……怎么这样?”底波拉园瞪双眼:“我自己的婚姻大事也要你们来讨论决定?”

    撒迦利亚这个时候又开口了:“你跟其他先知最大的不同在于,你不是选举产生,而是由血统决定。也就是说,下一任底波拉必须,也只能是你的女儿,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撒迦利亚不用底波拉回答,继续说了起来:“大先知一旦成为先知,意味着跟过去的家族和所有社会关系彻底切割开,也不能再有自己的家庭生活。而你底波拉不同于大先知,必须有自己的家庭,如果你没有后代,意味着底波拉这一系先知的传承,将会彻底画上句号,难道这是你愿意看到的?”

    先知会的先知有很多,由于层级不同,要求也不同。

    那种必须脱离原有任何亲缘和社会关系的要求,只针对于四个大先知,这种制度的设计初衷,是让大先知全身心投入到先知会工作当中,不会为个人谋取任何利益。

    其他先知倒是不必,包括撒迦利亚。

    不过,底波拉在这些先知当中,仍然是最特殊的一个,就像撒迦利亚说的一样,底波拉必须结婚而且生一个女儿。

    其他的先知虽然不限制家庭生活,但很多人仍然选择单身,一方面因为先知会工作太过忙碌,另一方面也是不想被家庭羁绊。

    而底波拉却必须结婚,这是没有商量余地的,只不过过去的底波拉都是自由恋爱,这一次则是被包办。

    底波拉当然不满:“哪条先知会章程允许你们给我包办婚姻?”

    “也没有哪条章程不允许。”阿摩司意味深长的说道:“章程中最重要的一条是,大先知如果集体讨论决定认为,某项决策可以维护先知会和犹太民族整体利益,那么可以动用任何手段将这个决策付诸实施。毫无疑问,你嫁给苍浩,就是这样的决策,我衷心希望你能遵守这个决策,不要节外生枝。”

    底波拉非常悲愤:“我自己的婚姻,难道我自己,没有发言权?”

    “这对你来说也不是勉强。”何西亚摇了摇头:“刚才我们已经分析过了,你跟苍浩之间是有感情的,只是一直都没明确化。现在我们派人去提亲,也算是把你们两个的关系明确化,要不然不知道还得登上多久,你们两个才能迈出实质性的一步。”

    底波拉又要说点什么:“可是……”

    “没有可是。”阿摩司直接打断了底波拉的话:“现在我们来表决,是不是应该让底波拉嫁给苍浩。”

    在场三个大先知全都举手,何西亚宣布:“一致通过。”

    “我们现在却以赛亚。”撒迦利亚意味深长的提出:“既然上一任以赛亚已经不幸身亡,我觉得我们应该选择新一任的以赛亚,这样才能让先知会的工作完全进入正轨!”

    底波拉赌气的说了一句:“你们干嘛不让苍浩做以赛亚?”

    虽然底波拉说着话是赌气,何西亚却认真了:“这倒是个好主意……反正我们已经决定让苍浩加入先知会,总应该给苍浩一个具体职务,如果苍浩能够成为以赛亚,意味着整个血狮雇佣兵都将成为我们的御林军,苍浩掌握的巨大财富和资源也可以为我们所用。”顿了一下,何西亚补充道:“当然了,真的让苍浩担任这个职务,还有法理上的障碍,我们必须设法解决。”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