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 15.阿芙乐尔(二十七)
听书 - 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
确定
取消

15.阿芙乐尔(二十七)

    踩碎玻璃和水泥碎块的脚步声一点点接近,最终止步在左耳旁,一阵皮革衣料的摩擦声过后,冷漠的男声响起。

    “……你被修理地十分彻底嘛。”

    “彻底的一塌糊涂,完全没救了。”

    杰勒斯自嘲地笑了一下,残留的左眼偏移向蹲在身边的沃尔格雷沃。

    “没说‘还不快点来救我’、‘别傻站着’,是不是让你失望了?”

    “说实话,我确实想过能听到、看到你狼狈不堪向我求救,然后我站在一旁,抽着上好的雪茄,看着你一点点化成灰。”

    沃尔格雷沃掏出两根铝制雪茄管,拧开其中一根。

    “我没你抽的那个牌子的烟,能不能将就一下?”

    “有的抽就行了,最后一根烟哪来那么多讲究。”

    咬住雪茄猛吸了一大口后,杰勒斯摇了摇头。

    “果然……抽什么都一样,根本尝不出味道嘛。”

    “是啊,对我们来说,连活着都没有什么实感,抽烟……能抽出什么呢?寂寞?人生?我们连尼古丁是啥味都不知道,怎么可能知道那些有的没的?”

    雪茄的前端忽明忽暗,沃尔格雷沃苦笑般的话语像是在回应杰勒斯,又像是在自嘲。

    活着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任何活着的生命都会讴歌生存吧,哪怕是抑郁症患者,自杀志愿者,他们也曾经相信,甚至是努力相信“活着真好”、“被生下来太好了”这么一件简单又基本的事情,直到最后一刻。

    连想要放弃生命的人都会竭尽全力去相信生命的美好,守住这最后的一道光亮。那些虚假的生命,如同行走的影子一样的存在呢?

    消失吧,消失吧。和这瞬间的灯火一起。人生不过是一个行走的影子,一个舞台上指手划脚的拙劣伶人,登场片刻,就在无声无息中悄然退下。他是一个愚人所讲的故事,充满着喧哗和骚动,却找不到一点意义。

    著名悲剧中最著名的独白引用在“七宗罪”身上也无法获得生命的共鸣,对犹如晨曦露珠般的虚假生命来说,这段话也不过是在陈述一个冰冷的现实所谓“七宗罪”不过是李林的影子,一群遵照被注入的意志和下达的指令行动的工具,看上去像活着的傀儡。

    “有时候我会想,赋予我们的‘大罪’到底是什么?真的是对人类本性观测后的反射?会不会只是我们不愿意承认自己的本质的心理补偿?不愿意承认自己其实是个虚假的幻影,好像承认了这件事,自己真的就凄惨到无可救药了。为了不沦落到连蝼蚁都不如的境地,我们只能用‘大罪’来填满自己的空虚……”

    烟尘渐渐散去,只剩下半张脸的杰勒斯看着渐渐露白的远方地平线,露出一个凄绝的笑容。

    惨不忍睹。

    这个词简直是为现在的杰勒斯而存在的。

    被超高温烧灼,再被空间崩塌产生的爆炸冲击,杰勒斯没有当场化为灰烬完全堪称奇迹,但他终究无法逃脱死神的召唤。右侧的身体完全消失,仅存的左半身也到处都是烧烂的创口,沿着创口的边缘,不断有坏死的组织分离剥落,那些剥落的碎片在坠入地面前的一刻化为彩虹,灰飞烟灭。

    他正在一步步走向终点。

    可他脸上却没有遗憾,也没有憎恨,只有豁达的笑容。

    “傲慢、嫉妒、愤怒、贪婪、**、惰怠、饕餮全部都是我们为了填补空虚的自己,将那位大人赋予我们的意念予以极大化之后产生的自我防护本能。用虚假的东西来填补空虚……怎么可能填满呢?”

    “……所以,我们想要成为自己的造物主啊。想着如果自己能成为完美无缺、永远正确的那位大人,或许就不用停留在如今这样悲惨又空虚的位置上,或许我们就能换个角度来看待世界和自己了。”

    “你早就知道了?”

    “不可能不知道吧?”

    就大罪的性质而言,“傲慢”和“嫉妒”是非常相近的。

    当杰勒斯在冷眼旁观沃尔格雷沃各种露骨的行为时,沃尔格雷沃同样在留意杰勒斯的行动。正如杰勒斯将沃尔格雷沃列为排除名单前三位一样,沃尔格雷沃也不想错过任何排除掉“竞争对手”的机会。

    杰勒斯在想什么,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想法这些沃尔格雷沃都很清楚,就像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样清楚。

    “我们只是想逃而已。”

    杰勒斯叹了一口气,他的左腿正在消失,留给他的时间越来越少。

    “想忘记,想逃跑,想变成其它人这其实都是一回事。可越是这样,我们就越是偏离原来的目标,距离‘赋予自己生命的意义’这个目标越来越远。”

    “……和他战斗后,你有找到让自己变得不一样的感觉吗?”

    “或许有,或许只是一时间的幻觉。”

    杰勒斯一直很讨厌罗兰。

    明明只是个人类,明明只是奢谈改变世界,却连杀人都会感到难受的小屁孩,明明靠着那位大人在背后的支撑才能一帆风顺,离开了那位大人就什么都不是。

    这是杰勒斯对罗兰的最初印象。

    在那个时候,杰勒斯对罗兰谈不上讨厌,也谈不上喜欢,只是有着对比自己劣等的生物的优越感,以居高临下的态度观察着罗兰。

    在莱茵战役之后,优越感开始迅速消失,强烈的自卑感和嫉妒开始充斥杰勒斯的精神世界。

    为什么还不放弃?

    明明知道打不赢,为什么就是不放弃?

    为什么一群低劣的蝼蚁可以拥有和畅谈“明天”?

    “每次看到他们畅谈明天时展露出的乐观态度,我就打心底的感到憎恨。那仿佛是在揭开伤疤,提醒我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特别是罗兰那种死抓着一点点希望不肯放手的样子,更是让我怒火中烧。”

    哪怕没有李林的支持,哪怕要和李林为敌,哪怕要和整个世界为敌,那些人也没有放弃希望,他们追逐希望,前仆后继的样子就像是强烈的阳光,刺痛了如深海鱼般一直驻足黑暗之中的杰勒斯。

    如果那时候那些人不知道自己其实只是皇帝手中的棋子,如果皇帝明白无误的表达对罗兰的偏袒的话,杰勒斯说不定还能维持住优越感。可事情并非如此。

    身处在命运由人摆布设定的巨大绝望之中,人们也没有放弃希望和生存。

    “这一次的战斗,多少也有一些狭私报复的意味,事到如今失败了,也没什么好抱怨的。不过……”

    “不过?”

    “我觉得最后走的时候身边有个认识的人在,能稍微聊聊天,真是太好了。”

    不知不觉间,遥远东方的地平线已经露出曙光,第一缕阳光照射在杰勒斯身上时,他已经只剩下胸膛、左臂、左脸了。

    “要走了吗?”

    沃尔格雷沃站起身子,脸孔别向杰勒斯看不见的方向,仰望着晨曦中的背影,杰勒斯落寞地笑了笑。

    “我要走了。之后核心随你去用吧。相信有我的、德基尔的、格利特的核心在,你今后的计划应该会更加顺利吧。”

    “顺利不顺利……这种事情谁知道呢。我就连我还能活多长时间,到什么时候才能死,我都不知道。我唯一能和你保证的,也就是直到我死去的那一刻为止,我不会忘了你们这帮丢下我自己偷跑的家伙。”

    “这样……就行了……”

    四散的虹光蔓延到了脸颊,一片七彩光芒中,杰勒斯微闭双眼的笑容爽朗又幸福……美丽的让人心痛。

    或许对他而言,这样的结局是最好的吧。

    放下一切妄执,不再自卑,不再恐惧,能在他人的陪伴中消逝,哪怕只有一个同病相怜的同类记住了他,他也已经心满意足了。

    自己不是一个人。

    自己并不空虚。

    最后的最后,自己依然在这个世上留下了什么。

    沉浸在满足与达观之中,最后一缕虹光消失在朝阳之下,仅仅留下两颗晶莹剔透的残破球体,一颗黄色,一颗绿色。

    不知为何两颗球体反射的光芒都格外闪亮,看上去就像眼泪一样。

    “……又走了一个。”

    用力踩灭雪茄,拾起同类们曾经存在于这世上的证明,沃尔格雷沃用冷淡的语气说到:

    “也罢,能活到最后的,是我呢,还是高高在上的那一位?又或者是那位相信着人类的明天和可能性的小少爷?就一起见证到最后一刻吧。”

    空虚不空虚。

    生命的价值到底是什么?

    为何而活?

    为何而战?

    这些问题或许并不存在所谓的答案,但沃尔格雷沃相信,他们“七宗罪”的价值是由他们最后一刻的表现和感悟所决定的。

    杰勒斯也好。

    格利特也好。

    德基尔也好。

    他们临终时的表现正是他们曾经活着,曾经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最好证明。如今将他们的残骸融入身体的沃尔格雷沃等于也是继承了他们的生命,背负着夙愿和生存的证明,沃尔格雷沃除了继续前进,已经没有任何退路可言。

    “前进也是地狱,后退也是地狱,不如让我在地狱之底尽情起舞,看看最后留在舞台中心的魔鬼会是谁。”

    两粒球体没入沃尔格雷沃的掌心,最后看了一眼杰勒斯躺过的那块空地,沃尔格雷沃纵身在废墟之中疾驰,高速移动所产生的残影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匹在旷野中尽情狂奔的野兽。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