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全勤安保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唐健的浪
听书 - 全勤安保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
确定
取消

第一百一十九章 唐健的浪

全勤安保 | 作者:水边梳子| 2019-12-02 22:51 | TXT下载 | ZIP下载

    119、唐健的浪

    酒吧就在加勒比海滩的购物广场,整条街上灯火辉煌、霓虹灯闪烁。这间酒吧跟那一条街的另外四家酒吧一样,从外面看上去一片暗红色,只是有一家用来做招牌的霓虹灯构成一个**的形状,红蓝黄三种颜色交错闪烁,看起来俗不可耐。

    从这条街往北走,就是加勒比海滩,往南走边上加拉斯加市中心。虽然是晚上11点,却仍然游客如织人来人往。有三无名醉汉勾肩搭背在街上行走着,旁若无人地大声唱歌,调戏着三三两两结伴而行的女性。有几位外边俊朗的年轻小伙子面带着笑容在街上与行人兜售着什么。瘦削干枯的流浪汉在街道旁的垃圾桶里埋头翻找着可吃的东西。

    几名巡逻警察双手叉腰在街上走过,对这些事情像是司空见惯般的视而不见。

    11点20分,一台灰色的萨博从车流中分离出来,驶进远离酒吧街的停车场。开车的土狼下车走到后车厢旁,站了几秒之后才用力敲敲车窗,因为他发现莫磊竟然睡着了。

    “到了?”莫磊揉揉眼睛打开车门,他的确太累了,两个晚上的不眠不休让他下午在车里睡得昏昏沉沉。土狼知道,这是因为他身边有了自己,才可以放心地休息。

    土狼从后座拿上自己的背囊背上,“到了,包背上吧,这台车不能再用了,晚点有需要再换车。”

    “成,走吧。”莫磊下车,在车边做了几个伸展动作,甩甩头深吸一口气,原本浑浊的眼神变得清亮有神。

    酒吧内出其的深邃,灯光昏暗,从入口去看过去一眼望不到终点。每隔三扇窗户就有一道拱门,拱门的颜色是桔红色的,上面绘着浮雕,伴随暗红色的灯光闪烁。

    进门右侧巨大的舞池内,十几位男女在随着音乐摇摆,靠窗户的位置跟吧台边都坐满了人,音乐声谈不上震耳欲聋,但彼此之间说话也需要凑近耳朵。三位只穿着小得可怜的比基尼女郎在裸露的肌肤上涂满了荧光,诱人的躯体随着灯光闪烁变幻着颜色,在圆形舞台上尽情地将自己的躯体摆弄成一个个诱人的姿势。穿着白色西装的服务生在人群中穿梭,还有几位都剃着光头、形象唬人的彪形大汉在四周巡视,手中都拿着对讲机。

    舞池再往右,一道楼梯蜿蜒而上,尽头隐藏在2楼的入口。此刻,楼梯的台阶上也坐着几位打扮清凉的女子,光滑的大长腿随意地伸展在台阶上,裸露在外的肌肤在闪烁的灯光下散发出诱人的光芒。

    吧台靠近舞池的一侧,一位身材高大壮实、满脸笑容的亚裔男子正在与身边的几位美女谈笑风生。灯光下看不出他的实际年纪,五官线条硬朗,唯独鼻子有些巨大,修剪得十分整齐的鬓角有几分养尊处优的样子。

    “米利安,我的酒呢?“亚裔男子眨眨眼,挑起半边眉毛看着酒保。他一只手放在吧台上,另一只手在一位身材火辣的女郎腰间轻轻的摩挲。

    “hi,宝贝,你叫什么名字啊?”亚裔男子接过酒保递过来的半杯像开水一样的东西,放在鼻子前轻轻闻了闻,轻轻抿了一口,转过头对着身边的美女微笑。

    一位穿着浅灰色西装套裙的女子从酒吧后方缓缓走出,浅褐色的齐腰长发如瀑布般倾泻在肩头,五官完美,眼角细细的皱纹非但没有岁月的痕迹,倒是给她的脸部加分不少,特别是大而深邃的蓝色眼睛,像是蔚蓝色的大海般有吸引力,裸露着没有穿丝袜的大长腿,似乎从头发丝到脚趾间都有万种风情、举手投足间便是无尽诱惑。

    “hi,美女,一起喝一杯?”……

    “hi,美女,你一个人么?我可以请你喝一杯吗?”

    “美女,你真的太美了,让人目眩神迷,我能请问你的芳名么?”

    ……一瞬间,视线可及内的男性似乎都中邪了一般地冲上来跟她打招呼。

    吧台的亚裔男子仰头大笑,一把将那女人搂在怀里,“她叫海棠。”

    “你他妈谁啊?”有人怒目而视。

    “hi,我说,这事儿得先来后到,我先跟她打招呼的。”有一位西装男醉醺醺地站了起来,大声地吼叫。

    一时间旁边的几位男性有些恼怒,不过那位惊艳的美女倒是很随意地将身体倒在亚裔男子的怀里,一只手还搂住了他的腰,“你又在勾搭别人?”

    亚裔男子有些尴尬地摸了摸自己的大鼻子。

    “我才离开三分钟耶!”女人有点不满,丰满的嘴唇翘了翘,眉毛皱到了一起,“赶紧说点好听的来安慰我!”

    “你好美啊!”

    “浅薄!”女人撇撇红唇。

    “你是天上的仙女!”

    “幼稚!”女人挑挑一边的眉毛,像是一朵漂浮的云。

    “你是我最爱的女人?”

    “不够深刻!!!”女人的眼睛眯了眯,嘴角勾了起来,脸颊的小酒窝若隐若现。

    亚裔男子凑过去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

    “你们认识?”有人后知后觉。

    “当然,她是我女人啊。”亚裔男子冲问话的客人点了点头,他到并不生气,毕竟这女人每次出场的时候都自带电流。

    另一位满脸大胡子的客人大声地问,“你又是谁啊?”

    “好吧,她是海棠,我当然是梨花啊。”

    亚裔男子笑眯眯地看着怀里的女人,不过他很快无趣地再次摸了摸鼻子,因为身边的人似乎都没有明白他在说什么。

    这群傻逼哪懂得博大精深的中文啊。

    放下手的时候,亚裔男子的手指做了一个隐晦的动作,只有几个一直盯着他的手下才看得清楚。

    “梨花压海棠啊,亏你想得出来。”

    他身后,有人用普通话大声地吼叫一声,但原本嘈杂的音乐声突然停顿,这个吼叫出来的声音便特别突兀,场面十分地尴尬。

    亚裔男子转过头,面带讥笑地看着身后打扮奇特的土狼跟莫磊,他先是冲陌生的莫磊点点头,然后对着土狼笑着说,”土狗,丢人不丢?老子早就看到你进来了。“

    土狼满脸的阴笑,左手闪电般地在唐健腰间摸了一把,“老子丢了什么人啊?贱哥哥,又在泡妞呢?”

    “莫磊。“莫磊看着唐健望过来的颜色,伸出了手。

    “唐健。“唐健没搭理土狼,伸出手跟莫磊握了握,“我家的小胖子说你吓坏他了,又夸你很有魅力,我都没搞明白他究竟想说什么。”

    “他应该想说我非常有魅力。”莫磊一脸自然。

    突然,一个酒瓶摔在舞池中央,四溅的碎片让几个在舞池中搂抱着的男女惊声尖叫。随即一个声音大吼道,”为什么他妈的要关掉音乐,啊??打开音乐啊。”

    梨花哥唐健抬手对着音响师指了指,嘈杂的音乐再次响起,他一只手仍旧搂在海棠的腰间,另一只手拍了拍土狼,可他发现想再拍莫磊的时候位置不够,可他又不愿意放掉怀中的女人,便干脆地摸了摸鼻子,“走,进里面聊,这里吵。”

    他们几个刚刚转身,舞池里又是一只空酒瓶落下,紧接着接二连三的好几只啤酒瓶炸在舞池里粉身碎骨,将正在打扫的服务员给吓得跳了起来,一只啤酒瓶飞在服务员的身边,并没有摔破,只是滴溜溜地在地上旋转。

    “为什么他妈的换了一首歌,我要刚才那首,懂吗?你们这群傻逼。”

    窗前的卡座上坐着的四个男性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都是身材高大体格健壮,身上的t恤衫有点绷不住结实的肌肉,大臂到脖子部位都纹满了奇形怪状的刺青,在酒吧闪烁的灯光下耀武扬威地大喊大叫。

    唐健前进的脚步停顿了一瞬,眼睛眯了眯。

    莫磊跟土狼都不发一言地跟在后面,他俩都知道这是唐健的酒吧,不过唐健不开口,他们俩便不可能去出手相帮的,这也是对唐健的尊重。

    莫磊眼神四下瞟了瞟,看见站在原本站立在四周的几位光头汉子朝着中间围了过去。

    “他妈的叫你们经理过来。”那几位客人仍旧不知死活地大声吼叫,舞池里的客人都停了下来,音响师不知道发什么神经干脆将声音调大,有dj开始指挥着舞池里的女孩子们摇动起来。

    接下来的事情,莫磊跟土狼都不知道,他们已经跟随唐健沿着常常的过道穿过十几道拱门,然后再上到2楼进到一间20来个平房的屋子,里面放着一张三人沙发跟两张单人沙发围着一个茶几,一个酒柜孤零零地站在角落,一台巨大的电视机占据了半边墙,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远离了嘈杂,外面的声音也在这里戛然而止,安静得快要听见人的心跳声。

    唐健就让屋子的门敞开着,“坐坐坐,你们找我干嘛?就你们俩?要不给你俩找几个女孩开心一下?”

    大大咧咧地走到三人沙发旁半躺下来,那位绝美的女郎笑吟吟地在唐健身边坐下,身体倚进唐健的怀里。而一位从眼睛看上去有点迟钝的高大男子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钻’进门口,用‘钻’字,是因为他的个子是实在太大了,估计有2米左右的身高配上一身虬结的肌肉,如果不看他有些木讷的眼神,这个头可以在黑夜里吓死鬼魂。

    “霉霉,给我拿瓶茅台,拿四个杯子。”唐健看见大个子进来,便亲热地对他点点头,不过这个名字估计是唐健给取的外号,这么大号一个人,竟然叫霉霉。

    尤其是莫磊与土狼听成了美美。莫磊没笑,可土狼忍不住了,待霉霉转身再钻出门外找酒去了,土狼便哈哈大笑,指着唐健,“我艹,你个老小子取的外号吧?这是哪里找来的宝贝?美美?”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美女的不要?”唐健满脸正经,“不过,霉霉这名字这还真不是我取的,是他自己告诉我的。你猜他今年多大?”

    土狼愕然,“啥意思,看样子比我老啊,你的意思是往大了猜还是往小了猜?”

    “往小。”

    “20。”土狼毫不犹豫地回答,他心里想的是不可能再小了吧。

    “17。”唐健飞快眨眨眼,满脸忧伤,摸摸自己的大鼻子,“他妈的,认识我的时候才13岁,就1米8了,这两年长的飞快,都快把我吃穷了。”

    “你在哪找回来的啊?”这下莫磊也惊讶了。

    唐健讳莫如深地眨眨眼,想了想,“不告诉你。”

    看着莫磊尴尬的样子,唐健用手指点了点他,哈哈大笑,“捡回来的孩子,还有,你俩别笑,他叫霉霉,倒霉的霉,不是美丽的美。妈的,莫磊,你比土狼老实多了,这孙子满嘴巴放炮,经常忽悠我。”

    坐在他旁边的女人也笑了起来,笑容绽开的时候,灯光都似乎变暗了。

    唐健眼神扫视了莫磊跟土狼两人一遍,土狼正在笑眯眯地看着那个女人,“梨花哥,我们谈点正事儿呗。”

    唐健大手一挥,“我女人,我老婆,有什么不能听的。不着急,等霉霉拿酒。”

    “搞点菜来,我们还没吃饭,我饿死了。”莫磊懒洋洋地靠在沙发上,从口袋里掏出u盘丢给唐健。

    “这里面一堆乱码,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土狼说哥您这边能搞定,我们就赶过来了,方便的话,您帮我们看看。”

    “我可没那本事,不过,先吃好喝好,再说?好不好呀?”唐健两只手叠在一起放在腹部,眼神微眯。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