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三国有君子 > 第七百七十一章 孤注一掷的袁谭
听书 - 三国有君子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
确定
取消

第七百七十一章 孤注一掷的袁谭

三国有君子 | 作者:臊眉耷目| 2019-12-02 13:26 | TXT下载 | ZIP下载

    袁谭回到了邺城之后,一直在静静的休养。

    当初从陶商大寨返回袁绍身边的时候,为了不让袁绍起疑心,袁谭舍出身躯,任凭陶商派人绑在那杀剐,好一番磋磨之后,袁谭方才气喘吁吁的回到了袁绍的身边。

    事实是,袁谭这种豁出命来卖肉的行为是很对的,袁绍果然没有对他起疑心,虽然这当中有一段他和袁尚互相撕逼的小插曲令袁绍非常的不快,但他最终还是平安无事的返回了邺城。

    可这并不代表袁谭的噩梦就结束了。

    相反的,这是袁谭内心煎熬的开始。

    一开始,袁谭因为袁尚的背叛,头晕脑热之下投降在了陶商的帐下。

    但袁绍毕竟是他亲爹,与他有三十多载的父子情,如今回到邺城,冷静下来想想,袁谭觉得此事忒也不值。

    到底该不该反自己的亲爹,一向是自私自利,朝秦暮楚的袁谭又开始犹豫了。

    “长公子,喝药了。”袁谭的一名侍女将袁谭的养伤药送了来。

    袁谭拿起碗,喝了一口,然后撇了撇嘴,道:“今日的药如何这般苦?”

    “回长公子,这是医官替您开的新方,说是有助于您的伤势,此方效果好过前几日您服用的那一方,还请公子用药。”

    袁谭听了这话并没有起疑,随即捏着自己的鼻子,‘’咕咚咕咚‘’的将那药全喝了下去。

    这一喝倒是没什么事,但当天晚上,袁谭的身体就出了情况。

    他连拉带吐,浑身难受,恶心的不行,几乎是折腾了整整一宿。

    袁谭本来身上就有伤,如今再经过这么一番折腾,几乎都爬不起床来。

    第二日,袁谭照常吃药,结果又是这么折腾了一宿。

    第三日,依旧是如此。

    换成第一日,袁谭还觉得是自己的身体出了什么毛病,亦或是吃坏了什么东西,但连续三日下来,袁谭感觉出来是哪不对劲了。

    是那副新换的药导致他如此虚弱。

    袁谭召来手下,让他们去把给自己开方的那个医官寻来。

    医官到了之后,袁谭拿这事问他,那医官当时就跪倒在地,高呼冤枉。

    对于袁谭来说,冤枉不冤枉这事好判断!

    他当时便让一众手下将这医官一顿好打,只把他打的满地找牙,差点丧了性命。

    但任凭袁谭的手下如何毒打,医官就是咬紧牙关不松口,说是袁谭冤枉了他。

    袁谭见医官死不松口,以为是揍的力度不够大,于是下令让众侍卫放开手脚,往死了揍。

    拳脚揍不明白,用棒子揍。

    而就在这个时候,赶上高干过来看望他。

    一见袁谭往死里拾掇那医官,高干不明所以,随即问道:“显思,为何如此?此乃何人,如何这般惩治于他?”

    袁谭随即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跟高干说了一遍。

    高干沉吟片刻,道:“此事或许当真与他无干,你可将他开出的方子给我,我找人辩证一下,若是无误,需寻找抓药之人,或可探明个中详实。”

    袁谭这才恍然大悟!

    他随即派人将药方给了高干,高干亦是不耽搁,派人出去寻人辩证此方。

    不多长时间,拿着药方出去咨询的人回来告诉他,药方没有毛病。

    袁谭随即派人去寻替这医官抓药的人,但得出的结果,竟然是此人早在三日前,便已经消失无踪了。

    袁谭和高干意识到了当中的诡异,又派人询问那医官平日里派人去何处抓药,然后又遣人去那抓药处,发现药铺已经关门,药铺老板亦是不知所踪。

    这一下子,事情大条了!

    袁谭和高干心中都明白了,这件事确实与这医官无关,而是幕后有黑手想要弄死袁谭。

    ……

    “一定是袁尚或是审配干的!”袁谭满面虚弱,把药碗扔在了地上,咬牙切齿道:“袁尚小贼方才坑害了我一次,如今刚回邺城,这屁股还没等坐热居然又来?下慢毒害我,得亏袁某反应的及时,若是让他得逞,袁某死的岂不冤枉?”

    高干听了袁谭叙述前事,再加上如今亲眼所见,心中也是凉了半截。

    他摇头叹息道:“想不到显甫的心性居然如此歹毒,同父的兄弟,他居然算计你至此地步,这用药之计,怕是回邺城之后,审配着手操办的……目下大将军尚在,他们就敢如此放肆大胆,若是大将军没了,由袁显甫继承大位,显思你焉有命在?”

    袁谭沉吟许久之后,双拳紧握,最终下定了决心。

    “元才,你我是不是好兄弟?”

    “那是自然。”

    “那我现在求你救我的性命,你救是不救?”

    高干呵呵一笑,道:“当年官渡之战,我的性命就是你救下来的,没有你袁显思,我早就死了,何来今日?你要我救你,我自然是要救的。”

    说到这,高干顿了一下,道:“问题是我该怎么救你?”

    袁谭咬紧牙关,定定的看着高干,道:“杀袁尚!”

    高干听了这话,身体一软差点没瘫软在地上。

    “元才,你这是为何?”

    高干直勾勾的看了他半晌,然后四下看看,却是袁谭适才已经让下人们都下去了,这才略微安下心来。

    “你疯了!这话你也说得出口?还问我怎么了?我这样已经很不错了,若非我胆大,不被你吓死才怪!”

    袁谭淡淡的道:“这有什么?袁尚还要谋害我呢?我返过去杀他,又能怎地?”

    “此事若是让舅舅知晓……”

    “让我父亲知晓又能如何?难道他还能杀了我不成?袁尚屡次害我,父亲不也没把他怎么样么?”

    “那是你没有死啊!”高干焦急的道:“可若是显甫当真死了,大将军岂能饶过你我,毕竟显甫可是他最疼爱的儿子……”

    “袁尚不死,日后他若是继承父亲之位,我必死矣,我若死了,与我同在并州相处的你,你觉得以袁尚的狠辣心性,他会放过你吗?”

    高干一听这话,顿时傻了。

    袁谭定定的看着他:“父亲在前线受了伤,看样子怕是时日无多了,邺城是袁尚和审配的天下,一但决定了他成了父亲的继位者,那些冀州士族或是官员,都会清一色的倒向袁尚,那时候你我便彻底完了!若是在并州还好,可眼下你我都在邺城,若不乘着这个当口用你手中的并州兵马拿下城池,日后咱们都不得善终,尽皆死于此地!”

    高干做事一向谨慎,但如今事关自己的性命前程,他自然不会再采取保守态度。

    当然,他也不会孤注一掷的拼了命的帮袁谭,不给自己留一点后路。

    最终,高干还是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显思,我是舅舅亲任的并州刺史,我不可能帮你做这样的事……况且显甫也是我的兄弟,你让我助你杀他,断不可行!”

    袁谭闻言,眼睛一眯,心中居然泛起了对高干的杀机。

    却听高干继续道:“你也曾在并州军营中待过,熟悉并州军制……你若是将我囚禁,从我身上拿走虎符,私自调动并州人马,我却也是没办法的……”

    袁谭一听这话,顿时恍然大悟,心中也对高干起了敬佩之情。

    说起奸诈,诡诈艰险,善于保身……袁家人看来都不及高干来的厉害。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