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神医妙相 > 729:你想怎样干?
听书 - 神医妙相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
确定
取消

729:你想怎样干?

神医妙相 | 作者:jingYu230.| 2019-11-01 16:12 | TXT下载 | ZIP下载

    这个关押室里只有八个人,看起来都是斯文人,林浩然一如既住,进去就到指定给自己的床位躺下。

    “大家被关在这里也算是一种缘分,坐在这里那么无聊,那么沉闷,我们不如自然介绍一下自己。我先来。我叫许三,嘿嘿,干点扒门儿的营生。”一个嘴尖如鼠,手长如猴的家伙说。

    其它几个家伙居然响应了许三的提议,纷纷报了自己的姓名以及所犯的事儿。看他们的样子,竟然一点儿也不觉得自己犯事儿了可耻,反倒是无尚光荣一般。林浩然心里不以为然,一群混蛋,当然这儿是水泊梁山吗?要以杀的人多杀的官大排位置吗,若是这样,零号关押室的土狼倒是可以坐头把交椅了。

    林浩然倒是小见多怪了,他不是江湖中人不知道,道上的人三观有点畸形,他们真的以干坏事为荣。如果没干过坏事的人混黑是不受待见的。

    人人都自报家伙后,众人齐齐看着林浩然,满脸期盼的等着他自报家门和分享“光辉事迹”。

    但是,林浩然却在那儿闭目养神,根本不理会他们,把他们当空气一样。

    “朋友,大家都自报家门了,到你了。”许三笑嘻嘻的对林浩然说。

    林浩然睁眼看了一下他,十分讨厌的说:“不管你想干嘛,最好不要惹我。”

    “混蛋,许大哥说的没错,大家被关在一起就是一种缘分,大家只不过是相互自我介绍一下自己罢了,你怎么好板着一副臭脸,谁欠你的不成。”旁边的人对林浩然的态度甚为不满。

    “孙兄弟不必生气,既然这位朋友不屑与我们做朋友,不屑与我们交流,我们不必强求。”许三笑着劝姓孙的嫌犯。

    “哼,只有许大哥你才能忍的,如果是我,早赏他一顿老拳了。”姓孙的嫌犯恨恨的道。

    “呵呵,不是所有的事都能用拳头解决的。”许三笑了笑说。

    “我就不信,揍他一顿他还会这么嚣张,你们别拦我,我去揍他一顿。”姓孙的恨恨的提拳向钱平安走去。

    “孙兄弟千万别冲动,你揍了他,虽然他痛了,但是你就会多一条罪名,就算没多一条罪,也会给条子和官坏印象,于己不利……。”许三和其它人按住了姓孙的家伙。

    “许大哥,你说的虽然没错,但是这家伙也不太给大伙面子,他以为他是谁啊。”另一个嫌犯说。

    “行了,行了,你们就别给孙兄弟火上浇油了。”许三责备道。

    “许大哥,我是多进宫了,别的关押室或者监狱的监舍里都有‘牢头’儿,因为有许大哥你,我们这个关押室是最和平的了,没有‘牢头’没有欺压。但这个家伙对我们如此不屑一顾,我认为我们有必要教教他怎样做人。”又有嫌犯说。

    于是,其他人七嘴八舌的附和,齐齐建议要教教林浩然怎样做人。

    许三拼命的劝阻众人,表现的极为理智和谦让,不过,不管他们怎样吵闹,林浩然还是置若罔闻。

    转眼到了晚上,也不知道谁那么牛逼,竟然弄了一大堆吃的东西进来,居然还有用袋子装的酒,这些家伙真是好智计。

    拘留所和监狱不一样,监狱是不可能带东西到监舍里吃的。但是在拘留所,如果你有钱,又或有关系,弄一桌满汉全席进来吃都可以。

    “喂,要不要来一根。”长的白白净净叫董少的家伙拿着烟给大家分发,派完其他人后,走过来递一支给林浩然。

    林浩然记他得自我介绍是帝都董家的大少,因为耍流氓进来的。

    本来,对于那些欺负女人的人,林浩然是十分看不起的,但是被李耀庭那混蛋弄进来闷两天了,那混蛋居然提审自己把自己凉在这里他也是烦了,点了点头伸手接过董少递过来的烟。

    那董少帮林浩然点燃了烟,便不再理他,跟其他几个聊天吹牛去了。

    林浩然的并无烟瘾,但是在烦恼和寂寞的时候也不拒绝用烟来排解。所以,董少给他烟,他也不分好烟坏烟,躺在床上缓缓的吸……。

    这烟怎么好像有点和以前吸的不一样呢?以前吸的烟吸后精神都可以提上来,为什么这烟越吸越困呢?

    林浩然竟然吸着烟就睡着了,事实上,不止他,除了许三和那董少,其他人都跟他一样,说着说着就都睡着了。

    关押室里很静,整个拘留所都很静。

    休息时间到了,除了零号关押室那些家伙,其他的谁也不敢弄出动静,那可是随时都会被重罚的。

    董少从床上坐了起来,许三也坐了起来。

    “那混蛋中招了么?”许三压着声音说。

    “你放心,这可是我用三个如花似玉的妹子跟毒王的徒递换酥骨散,虽然放在烟里的药效比放在酒里并一点点,但是他吸了那么多,绝对是昏睡过去了,就算他醒着也会全身没力,连手都抬不起来。”董少也把声音放的很低。

    许三没说话,伸手啪的一声扇了旁边的人一个耳光,那人一动不动,依然呼呼大睡,这酥骨散果然厉害。

    “好,那我们就取他狗命。”许三从嘴里吐出半片刀片。

    “杀人这种事儿,我可干不来,只有劳烦许兄了。”董少说。

    “你别扯了,玉面郎君陆飞是什么样的人,我还是很清楚的。既然老板让我们一起将这混蛋收了,那你也不能在旁看着。”许三说。

    “你想怎样干?”陆飞笑说,“他玛的,没想你这老混蛋居然认出来我是谁,你到底是谁,招子那么毒。”

    “我是许三啊,独行大盗许三。”许三把那半片刀片丢到胶杯的水里洗了洗说。

    “别扯了,你绝不是独行大盗许三。”陆飞肯定的说。

    “我就是独行大盗许三。”许三一脸的认真,但是陆飞知道他肯定不是。

    “行了,你是不是都没所谓,你想怎样做?直接用衣服勒死他不得了,你拿这半片刀片干嘛。”陆飞说。

    “嘿嘿,因为姓孙的是三只手,他是割包的,有刀片是最正常,他又跟姓林的有过冲突,所以,他半夜杀人泄愤也是正常……。”许三诡笑道。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