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我真没想重生啊 > 269、喝完酒脸疼
听书 - 我真没想重生啊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
确定
取消

269、喝完酒脸疼

我真没想重生啊 | 作者:柳岸花又明| 2019-10-31 20:29 | TXT下载 | ZIP下载

    王梓博根本没想到,陈汉升不仅过来了,还担心自己出事,催着离得近的萧容鱼先打探下情况。

    东大的新生晚会没两天了,小鱼儿肯定特别忙,她是放弃了排练时间。

    这对感情遭受创伤的王梓博来说,无疑就是冬天里的一盆火炭,心里热潮涌动之下,眼泪又刹不住了。

    萧容鱼不知道具体情况,只能打电话给陈汉升:“小陈,梓博没什么问题,就是一直在哭。”

    “本来就不会有什么问题。”

    陈汉升一边开车一边说道:“大晚上哭成这吊样,不是亲人就是女人,王叔和陆姨那边没问题,那铁定是女人了。”

    萧容鱼瞅了一眼王梓博,这个伤心的程度,很像以前自己为陈汉升哭的样子。

    “应该是了。”

    萧容鱼点点头说道。

    陈汉升语气里恨恨的:“老子一分钟几毛钱上下,都被这傻逼耽误了。”

    萧容鱼没理解:“什么叫一分钟几毛钱上下?”

    “我刚才正在宿舍里打牌,手气贼顺。”

    陈汉升解释道:“室友内裤都他妈要输掉了,换算起来我差不多一分钟能赢3毛钱。”

    萧容鱼听了先是觉得好笑,然后小脾气突然就来了:“哈,你为了3毛钱,居然想偷懒,大冷天的让我过来。”

    陈汉升不慌不忙的说道:“吕姨不是要1000万嘛,蚊子再小也是肉哇,我是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在努力攒钱呢。”

    “呸,你以为我会信。”

    萧容鱼啐了一口,陈汉升肯定在胡扯,不过小鱼儿就是愿意听这些“情话”。

    这两人无意识的柔情蜜意,把王梓博看的一脸懵逼,眼泪都不流了,心想我正受情伤呢,你们这样合适吗?

    边诗诗咳嗽一声,轻轻推了下萧容鱼:“差不多行了啊,要煲电话粥回宿舍。”

    萧容鱼这才反应过来,她有些不好意思,又把所有责任都推给了陈汉升:“开车还敢打电话,以后再这样,我就不理你了。”

    “明明是你拨过来的”

    陈汉升还没来得及解释,萧容鱼就笑着挂了电话。

    经过这样一打岔,王梓博情绪要好受多了,但是三个人都不知道说什么,门店里很安静。

    萧容鱼想了想问道:“梓博,那个女生是我们认识的吗?”

    王梓博摇摇头。

    “那你们现在的情况是怎么样呀?”萧容鱼继续询问。

    “已经完全没可能了,我不想再提她。”

    王梓博黯淡的说道,毕竟别人都要结婚了,他现在想起来胸口依然很憋闷。

    “噢,原来这样啊。”

    萧容鱼和边诗诗对视一眼,两个女孩都没有安慰失恋男人的经验,再加上王梓博也不是很想说话,她们就站起来观看门店的规模,还在讨论如何在东大快速推广火箭101。

    “滴,滴,滴。”

    外面一阵小轿车的鸣笛声,紧接着门店玻璃门就被推开了,陈汉升裹挟着冷风走进来。

    “小陈。”

    王梓博乍一看到陈汉升,居然有些心慌,大概也觉得自己要求太多了,居然让陈汉升从江陵来仙宁陪自己喝酒。

    陈汉升打量着王梓博憔悴的面孔,很多话都说不出口了,干脆挥挥手说道:“找个地方吃宵夜。”

    “行行行。”

    王梓博赶紧拿起钱包:“这顿宵夜我来请,我们学校南门那边有一家烧烤摊。”

    陈汉升没答应:“那家味道一般,我们去东大门口转转。”

    王梓博愣了一下:“仙宁大学城就这家味道最好啊,东大学生都会专门过来的。”

    陈汉升摇摇头没说话。

    不过,小鱼儿的心情却突然好起来了,紧紧抱住陈汉升的胳膊,整个人好像依附在他身上。

    王梓博锁门的时候,边诗诗才在旁边说道:“在我们学校门口,吃完送小鱼儿回宿舍更方便,陈汉升大概是出于这一层考虑的。”

    王梓博这才恍然大悟,看着不远处搂搂抱抱的陈汉升和萧容鱼,心想为什么我这脑袋为啥就不开窍呢,居然还一本正经的去争辩。

    从理工大学到东大走路差不多20分钟,一路上学生很多,车辆很少,有些习惯独特的学子还在路灯下认真背书。

    这种肯定不是装逼的,陈汉升经过的时候,他们完全没有意识到旁边有人走过。

    “真不愧是拥有建邺大学、东海大学、建业师范这些名校的校区,学术氛围比江陵那边强多了。”

    陈汉升心里感慨道。

    在东大门口的夜宵店里,王梓博要了个包厢:“这顿宵夜,你们谁也不要和我抢。”

    “放心,一定留给你。”

    陈汉升自顾自的勾了几个下酒菜,转头问小鱼儿和边诗诗:“整点啤酒吧,小喝怡情。”

    小鱼儿说道:“那就拿三个杯子吧,你喝的时候我抿两口就行,诗诗酒量还不错的。”

    边诗诗笑着去挠小鱼儿:“不许随便出卖我的秘密。”

    这家上菜很快,热腾腾的羊肉串、酸菜鱼、夫妻肺片和水煮牛肉一盘接一盘的端上来。

    王梓博一晚上没吃饭,现在居然有了食欲,他倒了一满杯酒:“谢谢你们赶过来,多了就不说了,我连喝三杯表达谢意。”

    “咕嘟嘟,咕嘟嘟,咕嘟嘟”

    王梓博连喝三杯后,脸都开始红了,萧容鱼和边诗诗都劝着少喝点。

    不过他是越喝越上头,没多久就有了醉意。

    “今天的事也让我明白了,原来亲情和友情比爱情更重要。从明天起,我要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要不怎么说这得是文化人呢,一开口就把海子的诗拿出来拽上几句。

    “牛逼。”

    陈汉升马上鼓掌,他又和王梓博碰了一杯:“不过对于你来说,幸福的人不如有钱人腰杆硬,我建议你先在火箭101里当个有钱人。”

    其实陈汉升这是实话,能让王梓博伤心的女人只有黄慧,虽然不知道他们又怎么联系上的。

    只是黄慧这样的女人呢,幸福的人远不如有钱的人来的好使。

    王梓博很不忿好友的观点:“有钱就什么都有了吗?”

    “不是。”

    陈汉升老老实实的说道:“世间万物有得必有失,有钱的同时肯定要失去很多的,比如说”

    陈汉升顿了一下,王梓博马上追问:“比如什么?”

    “比如烦恼啊。”

    陈汉升两手一摊:“有钱了,很多烦恼就没了,你说这不是得失守恒定律?”

    “操!”

    王梓博这才明白又被陈汉升调戏了,闷闷的灌了一杯。

    不过他的酒量实属一般,很快就晕乎乎的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了,半醉半醒中就觉得自己不断挨着巴掌,噼里啪啦的。

    “醒醒,说好你付账的呢。”

    “妈的,还可以装醉酒逃单啊?”

    “老子辛辛苦苦跑过来,还要帮你给钱是吧!”

    第二天早上,王梓博迷迷糊糊的睁眼后,发现自己在酒店的双人房里,旁边的陈汉升已经在玩手机了。

    “小陈,我这脸怎么有点疼啊。”

    王梓博爬起来照照镜子:“看着还有点肿。”

    “脸疼怕啥,屁股不疼就行了。”

    陈汉升无所谓说道:“有点肿,可能是酒精泡的吧。”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