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医圣记 > 第305章伸冤
听书 - 医圣记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305章伸冤

医圣记 | 作者:董南乡| 2020-09-14 23:36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readx();转眼就过完年,到了大年初一。

京里下起了暴雪。

大雪纷飞,宛如白色水袖轻扬,飘渺婀娜。远处如烟似雾,一片朦胧。

“雪这么大,马车只怕走不了,你怎么出去拜年啊?”惜文站在陈璟身后,替他束发,语气担心对陈璟说道。

她瞥了眼外头大雪,像一层层的薄纱,已经将庭院树梢笼罩得白茫茫的,只怕地上已经积雪盈丈了。

一望无垠的白茫茫,天地的浮华敛去,格外贞静萧肃。

陈璟要出去拜年,惜文很担心他。

“不妨事,我就去几个地方。”陈璟拉住了她的手,柔声安慰她。

陈璟要去趟郑王府、杨家、齐王府、邕宁伯府、洪尚书府等。

姜重檐陪着陈璟去。

姜妩住在陈璟的宅子里,却很少露面,更不会自作主张给惜文作伴,导致惜文背后嘀咕说姜妩冷漠清高,眼里没人。

“你应该多招几个护卫。”姜重檐建议陈璟,“现在满京城的人都知道你有钱。”

通过和郑王府结亲这件事,陈璟有钱已经传遍了大街小巷。

“不是有你吗?”陈璟把手拢在袖子里,漫步往郑王府去,“你的武艺很高超,我知道。”

“双拳难敌四手。”姜重檐说,“我能帮你抵挡几个敌人,若是遇到更多的敌人,怎么办?”

“你想说什么?”陈璟问姜重檐,“趁着我现在还把你当救命恩人。有条件就提,别客气。”

姜重檐意味深长的笑了。

“当真?”姜重檐反问陈璟。

“必须的。”

“我有个朋友......”姜重檐犹犹豫豫的。

“行行行。带过来。”陈璟没等他说完,大步踏上了郑王府门前的丹墀。使劲扣动倒扣的黄铜门钹,打断了姜重檐的话。

姜重檐不再多言。

初一这天,陈璟冒雪跑了好几个地方,受到最热烈的欢迎,还是在郑王府。

陈璟也见到了嘉和郡主。

当时很多人在场,嘉和郡主也没有跟陈璟说什么,而后她送陈璟出门,两人站在垂花门的台阶上,说了半晌的话。

“前天送过来的梅花。你瞧见了不曾?”陈璟低声问她。

陈璟前天派人送了几盆腊梅盆景给郑王府,特意是给嘉和郡主的。

嘉和郡主穿着粉红色的风氅,风氅的领口和袖子丢滚了一圈白狐毛,毛茸茸的衬托着她白皙细腻的肌肤。

细雪落下来,盖在她的兜帽上,她眉毛也沾染了些。她的面颊被寒风吹红了,秾艳秀美。

白的皑雪、红的衣裳、黑的华发,衬托出的佳人,谲滟妩媚。生生逼退了满世的繁华。

陈璟看得心头有点荡漾,没话找话,不忍离去。

“瞧见了。”嘉和郡主抬眸看着他,眼底笑意浓郁。她的黑眼仁比较大。就显得眼神清澈盈盈。

她说话的时候,神色迟缓稳重,肃然和妩媚相得益彰。在她身上幻化出格外的魅惑。

陈璟百看不厌。

“......真不值得!”嘉和郡主突然神色微凛,说了句没头没脑的话。

陈璟不解。

“我们家今年过年。奢华极了,我爹爹添了一支乐妓。花的全是你的钱。早知道这样,当初跟着你走了,不至于这么便宜他们。”嘉和郡主声音低低的,既有愤怒,也有心疼。

陈璟赚钱多不容易啊,都是一点点积累的。

嘉和郡主看中他,原本想着粗茶淡饭也要跟着他,私奔都无所谓。

可是能定亲,她当然也愿意正正当当的定亲,谁乐意做人的妾室?

男方出聘礼,这也是符合习俗的。

嘉和郡主原本不反对这件事,如今见他父亲拿着陈璟的钱享受,心里特别不是滋味,替陈璟不值得。

三十万两,什么女人要不到啊,非要她?嘉和郡主后悔死了,早知道当初跟陈璟跑了算了。

“别说傻话。”陈璟笑了,伸手摸摸她的脸,“你男人就这点出息,指望那三十万两过一辈啊?这是聘礼,应该给的,你放心吧,以后我会赚更多的钱给你......”

“我又不要你的钱。”嘉和郡主明白陈璟的意思,仍是低声嘟囔一句,心头有点蜜意涌上来。

“那就别再提了。”陈璟柔声对她说,“不提,就当没有过,好吗?钱财原本就是身外之物,千金散尽还复来嘛......”

嘉和郡主扬唇,有个淡淡的笑意,在面颊上慢慢扩散开。

陈璟又拉了拉她的手,这才心满意足的离开了郑王府。

大年初一忙了一整天,到了大年初二,陈璟就哪里都不去,呆在家里取暖、静养。

他头上的伤,说好也是好了,当然能多养养,也是好事。

惜文不知从哪里弄来几个番薯,陈璟就和惜文一边烤火,一边烤番薯吃,其乐融融。

番薯烤熟了,陈璟拿出来,一手的黑灰。他掰开一半,递给惜文,让她尝尝好吃不好吃。

惜文也不用手帕,直接伸出白细细的小手,接在手里,也是满手的灰。

“好吃!”惜文眯起眼睛,“像煮化了的糖!央及烤的番薯,比任何人烤的都好吃。”

“傻孩子。”陈璟被她逗笑了。

陈璟和惜文弄得满手的黑灰。番薯现烤的,有点烫,陈璟吃得冒汗,

姜重檐在这个时候进来了。

陈璟从火盆里拔了个番薯给他。

姜重檐很嫌弃看了眼,说:“我从前逃难的时候,没少啃番薯。现在都留下病根了,瞧着它就恶心。”

惜文吃得嘴上一圈灰。一点香艳名妓的形象也没有,就是个普通人家的女人。饶有兴趣问姜重檐:“你还逃难过?”

陈璟想阻止都来不及,惜文已经问完了。

果然,听闻此语,姜重檐立马道:“是啊,十年前的事,那时候......”

这些日子,姜重檐几乎要把话对陈璟明说,想让陈璟帮托人帮姜妩伸冤。

但是陈璟不想牵扯其中,总是顾左右而言他。不肯接姜重檐的茬儿。

没想到,这茬还是被惜文接了。

“小主人?”惜文认真听姜重檐讲述往事,听到姜重檐说保护小主人,不免想到姜妩,“你和姜姑娘不是兄妹吗?”

“不是。”姜重檐老实说。

惜文吃惊,看了眼陈璟。

陈璟埋头啃番薯,仍是没说话。他好像几辈子没吃过饭,啃得专心致志,恨不能将头埋在番薯里。

姜重檐知道陈璟对他还有顾虑。故而后面的话,也没有说得太详细。

虽然不够详细,仍是惹得惜文对他和姜妩同情不已。

晚饭之后,陈璟特意找了姜重檐。

“姜妩是武宁侯江隽的儿子。对吧?”陈璟开门见山,没有和姜重檐继续绕弯子,问他。

这件事。已经过去十四年了。

最近这几年,朝臣对当年的冤案。越发质疑,甚至诸多证据表明。武宁侯被冤枉的,是太子——就是现在的当今皇帝,为了向先皇邀功,诬陷武宁侯,造成的冤案。

当年,太子为了彰显本事,自然需要案情越严重越好,最后给武宁侯安个谋逆罪。

只是,让皇帝承认自己的错误,谈何容易啊?

“你看得出他是男的?”姜重檐问陈璟,却没有反驳陈璟的话。

陈璟点点头。

姜重檐又沉默了。

“姜老兄,你救了我的命,若不是你和姜妩,我现在早已死了,我真的很感激你们。但是你要明白,武宁侯的案子,不是这两年能翻案的。哪怕是你为难我,我也没法子啊。”陈璟诚实道,“何不等几年?”

姜重檐就深深叹了口气。

“央及,我们已经等了十几年了!”姜重檐对陈璟说。

他累了,疲惫极了。

当初武宁侯被抄家灭族,武宁侯有个小妾怀孕才五个月,偷偷被送走了,下落不明。而后,那小妾生下孩子,就是姜妩了。

姜重檐的父亲,是武宁侯身边的亲信,就是他父亲带着那小妾跑的。

除了那小妾,武宁侯还有个三岁的女儿,流落在外。

那个女儿姜重檐的父亲弄丢了,丢给了乡下的一个女人抚养。

姜妩则是由姜重檐的父亲和两个部下养大的。可是那孩子自从生下来,就到处东奔西走,根本没见过江家的人,他已经没有耐心去替父兄伸冤了。

因为姜妩的生母逃难吃了大亏,生下孩子没两个月就一命呜呼了。

“我根本没见过江家的人!我到底是不是武宁侯的儿子,也无从考证。也许是你们另有图谋,随便把我从我爹娘身边抢过来,谎称我是武宁侯的儿子。”姜妩时常会抱怨。

特别是最近几年,他抱怨更加频繁,甚至到了无可忍耐的地步。

姜妩已经不愿意配合了。而且,随着年纪的增大,男孩子渐渐有了性别的固执,他憎恶再穿女人的衣裳,扮成姑娘。

为此,姜妩不止一次大发脾气。曾经在望县,姜妩的心态尚且悠闲,到了京城之后,他性格变得古怪而孤僻,姜重檐感觉他熬不下去了。

所以,事情必须有进展,否则姜妩先要崩溃了。姜重檐既要哄住姜妩,又要奔波,他也疲惫极了。

姜重檐年纪小,武宁侯府被灭族的时候,他才十三岁,没怎么受过武宁侯的恩惠,他也不愿意再坚持了。

姜重檐很想速战速决。

“这也没法子啊。”陈璟劝姜重檐,“再等几年吧,姜兄!”

姜重檐叹了口气。

“武宁侯的事,我去试探杨国老的口风。”陈璟又对姜重檐说,“若是他也以为武宁侯冤枉,我离京之后,就把你们托付给他。有了杨国老做主,你们的冤情,还怕没有沉冤得雪的日子吗?”

姜重檐立马换上了喜色。

“央及,那麻烦你了!”姜重檐道。

陈璟点点头,翌日就去了杨家。

***(未完待续。。)

...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