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有山不周 > 十六章 仰望星辰
听书 - 有山不周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
确定
取消

十六章 仰望星辰

有山不周 | 作者:之子知鱼| 2020-01-10 07:00 | TXT下载 | ZIP下载

    公益的事,能叫广告吗?

    再说还是大公子发的帖。就算大公子在金叶受排挤,那也是神仙打架,论坛管理员可不会那么没眼力见。

    无数等待共工领导的贫苦玩家第一时间发现了这则帖子,立刻点了进去。

    然后陷入了迷茫。

    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做什么?

    这个为孤儿院孩子献爱心的公益网站名叫“仰望星辰”。

    网站并不接受直接捐赠,而是采用了很多年前某虫子庄园养小鸡的那种模式,爱心人士需要先积攒“爱心”,然后再通过爱心进行捐赠。

    当然获得爱心的方式不是养鸡,而是参与一些在线人工智能实验。听起来高大上,其实就是给你一堆图片,圈出哪些是人哪些是动物;人里面哪些是男的哪些是女的,动物里面哪些是狗哪些是猫,诸如此类的事情。

    这些看起来十分智障的操作是为了给人工智能提供训练集。

    想要教会一个AI辨别人和狗,需要提供海量不同版本人和狗的图片,让AI反复比对学习。网上固然有海量图片,却需要人工先分出人和狗来。所以AI圈子里有一句调侃:所谓人工智能,就是你给我多少人工,我给你多少智能。

    由于AI行业发展迅速,这类的需求还真不少。

    让网友从事这些沙雕操作,当然得付费。作为顾炎教授得意门生,姜若在学术圈也算交游广阔,认识很多需要大量人脑提供训练集的AI实验室,于是在他建的公益网站上链接了这些实验室的训练集,所得的费用以“爱心”结算,捐献给孤儿院的指定项目。

    到此为止一切听起来还很正常,但姜若是会做正常事情的人么?

    事出正常必有妖。

    最初的懵逼过后,玩家们仔细浏览了网站,发现这小网站之所以叫做“仰望星辰”,是因为这些项目看起来都不怎么脚踏实地。

    少儿马术课:孤儿院为什么还要教马术?爱上一匹野马,可是我的家里没有草原?喔不对这家孤儿院在内蒙有草原就非得学骑马么?

    大提琴教室:这是要组乐队吗?不会拉大提琴的孤儿还不能毕业怎么的?

    电脑课堂:这个总算合理一点,毕竟熟练使用电脑是融入现代生活之必须等等这个电脑教室为什么还有棺材?喔那是游戏仓啥?游戏仓?

    观星课:课程介绍说包含中国古代星象学与西方星象学这是观星课?确定不是占星课吗?

    玩家一边看一边吐槽,看到后面已经完全忘了自己为什么会点进来,直到他们被突然置顶的一个项目吸引了目光。

    项目名称:观山海。

    项目地点:雅砻江儿童福利院。

    项目说明:搭建一座小型天文台。

    “别说,这座孤儿院的位置还挺适合建天文台的,海拔高,空气清新。哎,有座山?我看那山顶不错。”

    “道友,这是位置的问题吗?为什么要给孤儿院建天文台?有那钱买点好吃的买点过冬衣服不好吗?”

    “道友此言差矣,没爸妈的孩子就不配看星星吗?”

    网友们很快吵了起来,有人认为孤儿也有权仰望星空,有人认为这根本就是“何不食肉糜”。

    网站评论区涌进一大批不明情况点进来的玩家,就“孤儿该不该食肉糜”展开了激烈辩论。正方即持“应该食肉糜”观点的一方认为,所谓教育公平,本就不该只限于基础义务教育上的公平,贫困儿童和孤儿当然也有权接触所谓的“贵族教育”;而反方即持“不该食肉糜”观点的一方认为,“过度慈善”其实是对善意和资源的双重挥霍。

    双方的口水战你来我往刷了好几百楼。

    “不是,我们是来讨论这个的吗?”有人回过神来。

    气氛为之一滞。

    我们是为什么点进来的来着?

    对喔,共工不是应该领导我们对抗土豪捍卫“山海经”吗?

    可是这话咱也不敢说,咱也不敢问。

    大家从突然停止刷新的评论区嗅到了面面相觑的气氛。

    也许共工大神做事,自有深意?

    也许一只在巴西翩翩起舞的蝴蝶,终究要在德克萨斯引起一场龙卷风?

    然而纵然玩家已经穷尽了他们有限的想象力,依然无法理解给一座大山里的孤儿院建造天文台,将怎样影响到“山海经”的虚拟帝国。

    有人拂袖而去,有人暂时观望;还有人或是看热闹不嫌事大,或是死马当活马医,或是真的对姜若有着无限盲目的信心,真的参与到这一项目中来。

    虽然后者比例不高,奈何玩家基数巨大,项目的爱心数目依然飞速上涨,换算成资金渐渐积累成一笔可观的数目。

    长长的公路向着地平线延伸,尽头处远山的剪影渐渐清晰。那山有一个缺口,一如记忆中的模样。

    十年前还没有这条平直的公路,那时候的土路弯弯绕绕,抛在身后的山一转眼就看不见了。而今天,这座山就矗立在那里,仿佛一位沉默等待出走的孩子归来的母亲。

    没有近乡情怯,没有英雄泪游子诗,没有任何一种书里面写过歌颂过的感情。姜若甚至早就忘记了这里的方言怎么说,于是也没有少小离家老大回后依然无改的乡音。

    或许这没有什么奇怪——姜若从未认为秋城是自己的故乡,这里当然也不会是。可不是故乡又是什么呢?也许应该称作是旧地。

    姜若看着天边泛起鱼肚白,然后清晨的霞光为远山更换了背景色。很奇怪,每当他仰望那座山的时候,总会有一种奇异的宿命感。

    时间太早了,孤儿院的早课还没有开始。姜若不是来故地重游的,他径直绕过了山脚下那座稍微有一点寥落的建筑,背着五十公斤重的登山装备,大步走向背后那座山。

    姜若其实没有登山证,来之前也只接受了一段短时间的培训,严格来说这种无证登山行为是违规且危险的。但是这里太过荒僻了,荒僻到护林人好几天才会出现一次,今天显然不是那几分之一,所以姜若没有遭遇阻拦。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